About ExploreHK

This author has not yet filled in any details.
So far ExploreHK has created 66 blog entries.

June 2019

葵青貨櫃碼頭

Tags: , , , , , , , , , , |

從祖堯邨往葵涌方向

 

從青衣三枝香往葵涌方向

住在屯門,出入市區都會經過青葵公路。從車內看着佔據藍巴勒海峽兩旁的貨櫃碼頭,層層疊似的貨櫃,雖然不常見於照片,但絕對是香港其中一個標誌性的地方,沒有貨櫃碼頭,就不會有香港繁榮的轉口業務。

能夠拍到貨櫃碼頭的地點不多,最容易到達的是祖堯村、其次是青衣九號碼頭旁邊的空地及三支香的山頂。想自虐的,亦可以選擇沿着貨櫃碼頭南路、西路行,隔着圍欄觀察。

有人建議在貨櫃碼頭上起樓,我認為與其考慮這個技術可能性存疑的方案,倒不如另選址遷走貨櫃碼頭,例如搬去明日大嶼的人工島,而把現時貨櫃碼頭的用地用來起樓,甚至把藍巴勒也填平,成為新發展區,這樣可以獲得的土地定要比大嶼山填海為多,而且這個區域鄰近昂船洲大橋及青葵公路,可以減少興建基建的成本,又更鄰近己發展區域,絕對比發展遠離市區的孤島要好。

以下是貨櫃碼頭的資訊,若不是特別研究,想必也不會在別處得知。

  1. 第一個貨櫃碼頭於1972年竣工
  2. 藍巴勒海峽附近一共有九個貨櫃碼頭,以一號至九號名之。共佔地279公頃
  3. 2018年香港共處理1547萬個貨櫃,平均每天處理42383個,每小時1765個,每個碼頭每小時196個。
  4. 二零一四年土木工程拓展署研究在青衣南部填海興建十號碼頭的可行性。研究中假設十號碼頭面積共280公頃,其中二百公頃為填海所得。結果是技術上可行,但成本太高(609億),方案被否決。
  5. 2015年貿易及物流業佔GDP的22%
  6. 2013年香港的貨碩吞吐量全球第一,至2018年香港的貨碩吞吐量全球第八
  7. 貨櫃碼頭的主要經營者為「現代貨箱碼頭」(由九龍倉集團、招商局國際及捷成洋行聯營)以及「香港國際貨櫃碼頭」(由和記黃埔港口集團、新加坡港務局及華潤集團聯營),各自擁有三個半碼頭(九號碼頭為兩公司各佔部分)

做資料搜集時留意到海事處邀請了幾位以研究香港歷史的專家,如丁新豹、黃君健、劉智鵬等寫了一部香港的海運及海事管理歷史書,放了在海事處的網頁免費任人觀看,資料頗為完備,且有不少相關的歷史照片,有興趣者請至 https://www.mardep.gov.hk/theme/port_hk/hk/index.html

 

執筆之時,正是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一日的晚上,明天就是「送中」條例的二讀及三讀。林鄭明天也許可以強行通過法例,而香港人再此不會對共產政權支持的香港政府有任何期望。香港民生問題如此嚴峻,統治者竟然不利用其不多的合法性來擺平利益團體,改善社會,而是用於謀其個人的政治利益,怎麼不使香港人絕望。就此以來,香港市民定必愈見激進,甚至全港大範圍暴動亦非不可想象。既然和平的方式無用,何不嘗試激進的呢?

 

 

參考資料

香港港口與海事處歷史 – 第一部分 第七章 – 1967 – 1996年 成為世界一流的港口

海事處 – 按貨物裝卸地點和海運/河運分析港口貨櫃吞吐量

海事處 – 世界貨櫃港口的排列

東方日報 – 深度解構:香港貨櫃吞吐被青島超越 全球排名滑落第八位

蘋果日報 – 深滬、星洲爬頭!現代貨箱:香港碼頭想做返一哥唔實際

維基百科:葵青貨櫃碼頭

土木工程拓展署 – 青衣西南部十號貨櫃碼頭初步可行性研究

 

新年墟市 2019

Tags: , , , , , , , |

2019年農曆新年繼續往年的習慣行新年墟市。今年主要行屯門、深水埗、旺角的墟市。屯門與深水埗的情況與2018年相差不大。反而是旺角,因為行人專用區消失的關系,檔口都搬到附近的橫街擺檔,而且數量大不如前。另外是朗豪夜市的小食檔有不少turn over,尤其是年輕人擺的檔。年青人幾乎都是新面孔。

 

斯巴達挑戰賽 2019

Tags: , , , , , |

斯巴達挑戰賽(Spartan Race)是在近年才引入香港的極限障礙賽,參加者既需要在充滿泥淖的賽道上奔跑、匍匍前進,亦要參與各種負重、攀爬項目。參賽的選手,既要有強勁的肌肉、持久的體力、不怕髒、不怕哂、不怕受傷,才有完成所有項本的資本。

這個比賽在香港宣傳不多,我也是經朋友推介才知道這個比賽。雖然自問行開山、喜歡挑戰高難度路線,但仍然不認為有挑戰這個比賽的體力及力氣,故此只是以攝影師的身份參與,體會比賽氣氛。

老實說,在比賽之前我是覺得這班人攞苦黎辛,好地地有步唔跑,有山唔行,有海灘唔去,走黎變身斯巴達勇士,挑戰各種令人筋疲力竭,手損腳傷的項目。在表賽之後,我仍然堅持我的睇法⋯⋯

不要說是參賽者,場地就是對攝影師也是個挑戰,不少路段充滿泥淖,必需要小心下腳才能避免整只腳插進泥淖裡;有些路段只有泥漿池,唯有在旁邊爆林避開,即是這樣,鞋面靯邊也充滿泥(幸好鞋是防水的),在家中花了大半小時才把鞋清潔乾淨。再者當天太陽極之猛列,又沒有醒起要在腳上塗防哂,結果短褲與襪之間沒有遮擋的部分被哂傷,紅色一片。也許是行走在泥淖上用力不對的原因,屁股旁邊的肌肉赤痛,走路也不自然。

姑勿論參加者(包括我)是否攞苦黎辛。與所有的體育賽事一樣,一個人玩係無癮既。參賽者大多結伴而來,有團隊的支持,氣氛及投入程度當然更高。挑戰這種比賽,辛苦(甚至痛苦)是少不免的,鏡頭以外,不時也可以看到參賽者目無表情的樣子,但總體而言,從他們挑戰項目時團隊的栛作以及拍照時的神情,似乎大多都享受這個賽事。又或者說,珍惜這種挑戰自我的經歷。

長洲太平清醮2019

Tags: , , , , , , , , , , , , , , , |

香港每年大大小小最起碼有二三十個醮會,這些醮會有一年一度,也有三五十年一度,視乎傳統,舉行時多無宣傳,消息多傳播於醮會社區範圍內,再者醮會以農曆為準,只偶然於星期六日舉行。便導至很多時事後看到有人分享照片才知道醮會的消息,或者即使事前收到消息,但礙於工作關係無綠參加。

長洲的太平清醮每年都在佛誕前後舉行,佛誕正日舉行飄色,翌日凌晨則舉行搶包山。但這兩項,其實是最沒有宗教意義的活動。醮會的目的,可以「消災祈福」四字總括,而達到這個目的,便要依賴道教的儀。這並不是說飄色、搶包山沒有意思,所有的宗教節目,都有「神聖」、「世俗」的兩部分,而道教的醮會中,「世俗」的活動也非全然世俗,比如神功戲是演給北帝看的。搶包山的包以前搶到是用來食的。「神聖」的活動也非全然滿足神,如走午朝的儀式會為島民祝福提供的物品,儀式完後所用的米、器具亦可讓在場觀眾取走,恭迎聖駕後桌上的米更會被觀眾搶搶一空(計我話搶米比搶包山刺激多了),每個儀式後半段都有表演,如走午朝道士在壇內帶着要祈福的物品跑來跑去,晚上恭迎聖駕時則有耍劍、雜技、跳火圈等表演。

佛誕前三日己經有開始儀式,包括迎神、開光、起醮。佛誕前一天則有走午朝、水祭、恭迎聖駕的儀式,而我正是這天來到長洲拍攝的。這天雖是星期六,但長洲並無太多遊客,無論早上九點、抑或晚上十點半的慢船,都只有不到一百乘客,長洲市內亦不擠擁。正是體驗節日氣氛及觀看儀式的好時機。這天我亦一改以往以拍攝影片不主。畢竟若非很熟悉儀式,看着照片難以明白到底正發生甚麼事。

 

影片

照片

 

參考資料

光圈先決下的世界 - 2014 一個月的盂蘭勝會 _ 大士王造型
http://hkavmode.blogspot.com/2014/09/2014_14.html

蘋果日報 - 小島故事 長洲【街坊廣告 長洲花牌】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etw/magazine/article/20140425/3_17249488/%E5%B0%8F%E5%B3%B6%E6%95%85%E4%BA%8B-%E9%95%B7%E6%B4%B2-%E8%A1%97%E5%9D%8A%E5%BB%A3%E5%91%8A-%E9%95%B7%E6%B4%B2%E8%8A%B1%E7%89%8C-

蘋果日報 - 小島故事 長洲【留下長洲八十後】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etw/magazine/article/20140425/3_17249691/%E5%B0%8F%E5%B3%B6%E6%95%85%E4%BA%8B-%E9%95%B7%E6%B4%B2-%E7%95%99%E4%B8%8B%E9%95%B7%E6%B4%B2%E5%85%AB%E5%8D%81%E5%BE%8C-

葉德亮 - 長洲打醮於香港的文化現象
https://www.ln.edu.hk/mcsln/45th_issue/criticism_04.shtml

大紀元時報 - 長洲太平清醮的幾個要點
https://hk.epochtimes.com/news/2019-05-09/37138676

大紀元時報 - 長洲太平清醮舊事拾珍
https://hk.epochtimes.com/news/2019-05-15/74155378

朱劍虹老師 - 長洲太平清醮的歷史發展和人文風貌
www.waiyan.edu.hk/ICH/subjects/liberal/01/LIB_0102.pdf

 

日程表

March 2019

黃大仙元清閣

Tags: , , , , |

  1. 黃大仙元清閣位於呈祥道旁,需由荔枝角沿明愛醫院旁的樓梯往山上走才可到達。
  2. 元清閣仍有扶鸞的習慣,每逢周末就會舉行。參觀時正遇上扶鸞,書看得多,親眼看到卻是第一次。鸞手提着一枝「丫」形樹枝,成V形的那端,而那一端「l」形的就方在沙盤上,鸞手控制樹枝擺動,將黃大仙的話語寫在沙盤上,一次一字,故旁邊有專人負責逐字紀錄。
  3. 有興趣了解扶鸞的讀者,不妨找中文大學出版,焦大衛、歐大年著的「飛鸞- 中國民間教派面面觀」來讀。很奇怪的香港仍有扶鸞的道觀愈來愈少,扶鸞並不特別迷信。想來是自由主義愈盛,大家都信自己不信他人了。
  4. 元清閣殿內有不少掛燈,是道觀籌措資金的手段。其中十個燈以拍貴方法競取。最貴的「中堂主燈」底價$28,000,最便宜的「福主殿前」、「玉章先師殿前」、「張禹仙師殿前」燈也需底價$8,800。不要只看成為儉財手段。維持道觀的正常運作可需要不少錢。
  5. 元清閣旁還有福德念佛社、紫陽洞,都算是打理有方,各有特色的廟宇,遊覽元清閣記得四圍走走。

 

元清閣

福德念佛社

紫陽洞

紅花嶺裡賞紅花

Tags: , , , , , |

據聞每到農曆新年,紅花嶺的山上便會佈滿吊鐘花。雖然新年前後天氣麻麻,但「一年一度」這個調子還是說服我在沒有找到任何同伴的情況下往紅花嶺登高去。

上紅花嶺有數條路,最舒服的便己是從前的軍車路,亦是我今天走的路。上山之際,迎面遇上大量落山的山友,訪問所得,多是由麻雀嶺或担水坑村上山。前者非常陡峭,宜上不宜落,後者離紅花嶺較遠,以沙頭角為起點,需時較多。

由軍車路上紅花嶺的一段路不見吊鐘,卻也有不少紅花紅葉。待得上到紅花嶺,徐徐往蓮麻坑去時,路上吊鐘處處,腳邊、腰邊、眼前、叢中、坡上,漫山遍野,使人好不雀躍。

山友所言麻雀嶺及担水坑上紅花嶺時均有吊鐘花之蹤跡,惟在數量上不及這段路為多。

 

February 2019

鴨洲、吉澳

Tags: , |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七日

天氣:約莫二十度,上午偶爾有太陽,下午天氣轉好,陽光愈盛

路線:鴨洲、吉澳

 

  1. 這天先到鴨洲,再到吉澳,逗留在鴨洲的時間為10:30 至12:00,逗留在吉澳的時間為12:15 至15:30.1一個半鐘足夠在鴨洲繞一圈,並將值得看的都看完了。在吉澳,三小時的就顯得有些不足了。首先得預留45分鐘吃午餐,然後僅僅在碼頭附近的山上走一轉也得一個小時,若果要往更遠處的雞公嶺或黃幌山,兩三個小時也不一定夠。更何況山路狀況不甚清楚。
  2. 這條航線開通了不久颱風山竹就吹襲香港,吉澳、鴨洲當時受損非常嚴重,海水灌入房子內,不少傢俬及電器都損毀。幸而有一班有心的義工到吉澳、鴨洲栛助善後。目前往宅區己不多災害的痕跡。但鴨洲的混凝土道路很多仍斷裂成多段,無法使用。
  3. 鴨洲有個展覽館,裡面有些展版介紹鴨洲歷史,守館的是一對年青男女義工,詢問男義工,得知他並非鴨洲人,只是小時由教會的活動而有機會到鴨洲來,也認識了鴨洲的朋友。
  4. 鴨洲的教會叫做「真耶穌教會」,是源自中國的基督教派別,教義與主流有些差異。真耶穌教會在世界各地皆有分會,並不止鴨洲一處。
  5. 鴨洲發展始於1930年代,從地政署的航空照片中可見,50年代鴨洲並無多少建築,1960年「美經援會」(見這篇)到鴨洲資助建屋,始有今天規模。卻不似長洲,不見任何紀念碑。
  6. 全盛時期鴨洲有近千人,但到80年代只剩下20戶左右。
  7. 吉澳只有兩家餐廳營業,都以做旅行團生意為主,人少的話叫餸就相對不便。比如這次我們二人同行,只叫了一個海膽炒飯便己經填滿我們的腸胃,無緣嘗試各道小菜。
  8. 吉澳的天后廟有一對畫有鬼佬門神的木門,往年來吉澳的時候(見這篇)儲存在天后廟旁邊的房子。今天沒有開放與遊人參觀,而廟內外的陳設,不見受颱風損毀。
  9. 吉澳地方細細,卻有不少宗祠,短短三小時的行程己經看到曾、鐘、周、林、雍、劉氏的宗祠。

 

參考資料

《鴨洲漁民村  美經援會興建石屋,四十八戶漁民遷入》:工商日報1960-09-01

《剩下三人的島嶼》系列 :香港01

《鴨洲真耶穌教會之旅》:余恩明

 

粉嶺華明

Tags: , , , , , , |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日

路線:粉嶺華心邨、花都廣場、華明村、雍盛苑、聯和墟

氣溫:二十五度、無雲、只穿一件長衫足矣

 

  1. 選擇這條路線的主要原因是看到華明街市的攤擋在農曆新年過後便要被迫領匯迫走。再加上看到華明商場的設計似乎甚有特色,便乘着青天到此一遊。
  2. 華明商場的設計比照片要漂亮。整體以橙色為主,用上了傳統瓦片屋頂。在樓梯頂設以榙樓,遠看塔影層層,彷古設計的在香港的商場也是只是一家。
  3. 華明商場內倒沒有甚麼特別的,商品未商業化到屯門市廣場似的,然而己經有連鎖店進駐,尤其是超市、屈臣市之類。餐廳亦非舊式的茶餐廳,而多出售外國料理,即使出售茶餐廳的食物,其裝修也現代化起來。其他的文具店、服裝店,仍然是以小店為主,但數量不多。這一帶的商場有不少商鋪被用作補習社。以粉嶺這樣的舊區而言,屋村商場是最好的落戶地了,租金相對便宜,鋪位又大。
  4. 華明一帶便是早前行大刀屻看到在和合石對落那片屋村了。行山時看到整片屋村對正墳場,但今天逛的時候視線中倒沒有看到墳場,該是設計動了手腳,以大樓阻隔視線,使途人不致見到墳場,至於高層向着和合石的往宅就不好意思了。
  5. 行完華明一帶仍然有時間,便到聯和墟走了一趟。雖然因為偶遇北區動漫音樂祭而耽誤了些許時間,但也勉強在聯和墟走了一圈。我有興趣的是之前看一套講墟市的紀錄片時,將聯和墟的沒落歸咎於新街市(取代了聯和墟街市)的位置遠離聯和墟,以致聯和墟人流減少,到底實況如何呢?聯和墟一帶的確頗為冷清的,但空置的店鋪數目不多,然而多是新開的鋪頭,以餐廳為主,只有少部分是老鋪。若說聯和墟沒落,只能從老鋪消失這個層面來說。
  6. 舊時聯和墟街市面積細少,墟市外的店鋪不少定必出售與街市同類的貨品,加上街市處於聯和墟的正中間,街道與舊街市構成了一個整體。而新街市大得多,本身己構成自足的整體。再者雖然新街市與聯和墟的物理距離不遠,中間只隔了一條馬路。但小巴站正設在新街市旁,上小巴後小巴亦不一定再駛進聯和墟的橫街窄巷。若要在買餸之餘行聯和墟,便要先從街市落車,逛完聯和墟後原路折返回到街市,感覺上就遠多了。新鋪頭以餐廳為主,也可能因為餐廳是眾行中較能憑着自己的特色定顧客特登前來光顧,加上橫街可泊車的位置甚多,使聯和墟漸漸聚集起眾多餐廳。
  7. 聯和墟中見到一檔「四眼仔腸粉」大排長龍,排了十五分鐘才買到,味道不差,但也不算出眾,只是正常的腸粉魚蛋,夠平、食回憶罷。

 

July 2018

參考書目更新

Tags: , , , , , , , , , , , , , , |

這大半年少了更新,原因不是攝影的時間少了,而是再次找到喜好的書種,專心讀書,攝影外的暇閑時間便大大減少,以致缺乏寫文章的時間。既然沒有讀者催稿,倒不如放緩更新,做喜愛的事情。

建立「香港風物志」的最大收獲,不是學到如何建設網站,不是能夠將自己的照片公諸於世,反而是現在這種放工後能夠提起書本,靜心細讀的生活。筆者讀書時成績不算標青,卻每每不思長進,勤力苦讀課本,而是把大量時間花在「無用之書」上。中學準備高考的同時,讀《四書》、《荀子》、《莊子》、《老子》、《韓非子》。考上大學了,主修經濟學,同學都在想怎樣找到好intern,攞好grade既時候,我卻迷上神學、哲學、宗教研究、文化研究、社會學,不務正業旁聽神學院、宗教研究的課堂不止,還去讀哲學史;康德、叔本華、斯賓諾莎、休謨、胡塞爾、柏拉圖等等哲學家原著的譯本,以及數不清的神學、文史哲書藉。埋首苦讀,不問世事,可說是我讀大學最快樂的日子了。

畢業後,雖然第一份工不算辛苦。然而放工後可沒有精力讀哲學書了,讀得懂、有喜趣的神學、社會學書藉在大學時又看得八八九九,結果一段長時間都沒有再讀太多學術的書藉。大約工作一年多,適應了上班的作息後,才開始久不久讀上一本學術書。當時面臨的問題是找不到足夠多有趣的書,往往看完手頭上的書,又要一頭半個月後才再有書讀,經常處於書荒的狀態,也就沒有太多動力用功讀書,不然一下子把書都看書,反而更為苦悶。

就是在這個間歇性無聊的日子,人工漸漸上升至生存以上的水平,有足夠閒錢容許我把老舊的菲林相機替換掉,再添上數枝新鏡頭,便決定重捨攝影的興趣。「香港風物志」誕生了,老實說,最初我構思網站時,並沒有打算做甚麼研究,寫甚麼文章。只是想發掘香港隱藏的旅遊資源,好讓我打發閒暇,減少書荒之害。但是發現光有照片網站是不可能被Google搜索到的,只好多多少少,為每輯相做點解說。身為文人,既然要寫,就不能流於俗套,將資料左抄右抄,呼衍了事,所以每寫一篇,都盡量寫出點新意。然而學識所限,要每篇文章都達到這個要求實在不易。為了補救,便開始了搜集與香港文化歷史有關的資料、書籍,既有助計劃攝影地點,亦能夠增加對香港的認識,慢慢竟然培養到讀香港研究書藉的興趣起來,漸漸增加閱讀的時間,但這時還沒有多少影響到「香港風物志」的更新,因為書籍之間都沒有甚麼聯繫,不會說看完一本就想立即再看一下本,加上都是中文書藉,也不算很學術,不用花太多時間,倒是能平衡讀書與「香港風物志」的更新。

直至上年的書展,在中文大學的攤位上看到Watson及Rubie S.的《鄉土香港:新界的政治、性別及禮儀》的中譯本,立即就迷上了書中對新界傳統文化的人類學研究。更令人興的是這本書有少量的文獻回顧,且附有詳盡的參考書目,這是絕大部分中文書所缺乏的。因此順藤摸瓜,便開始閱讀其他人類學家,歷史學家的英文著作。只可惜的是筆者英語水平不足,讀書進度緩慢,到了此時仍有長長的待讀書目。故此實在抽不出太多時間寫作。

 

這三年外出攝影的地點

最初設計「香港風物志」時,準備了參考資料的一頁(見右上角參考資料  或  https://www.explorehk.net/reference/),然而未有定期更新,趁着書展完結又添置不少新書的機會,便一併更新了參考書目。總體而言,中文書多是我的藏書,而英文書則從圖書館中借得。

 

這書目裡面的,我尤其推介人類學的著作,包括

Freemen的Chinese lineage and society : Fukien and Kwangtung;

Baker的A Chinese Lineage Village Sheung Shui;

Watson, Rubie S的Inequality among brothers : class and kinship in South China;及Village Life in Hong Kong: Politics, Gender, and Ritual in the New Territories (有中譯本:鄉土香港:新界的政治、性別及禮儀)

Watson的Emigration and the Chinese linkage : the mans in Hong Kong and London

David Faire的the structure of chinese rural society: lineage and village in the western new territories ;

Potter的Capitalism and the Chinese Peasant: Social and Economic Change in a Hong Kong Village

這機本書藉皆以新界鄉村作田野研究的地點,研究對象包括新田文氏、上水廖氏、屏山鄧氏、廈村鄧氏,從這些研究中能夠解到舊時中國傳統社會的宗族組成、運作、族人/宗族之間的關係,宗教儀式的社會性等等。即使這些著作都是60-80年代的出版,但目前中文寫成的論著亦然未能夠介紹/反映這些研究的成果。要了香港傳統鄉村運作,仍然要靠這幾本書。

除了書本以外,這次更新亦襄括了數十個以香港為主題的網站,在不同題材方面都是頗有用的參考資料。

寫「香港風物志」的另一個副作用,是外出旅遊的意欲意外地大跌。當每天放工後都能夠學習新的知識,而每個周末都像旅遊般四處發現新事物事。還有甚麼需要到外地尋找新體驗呢?香港這個彈丸之地無聊,實在有極為豐富的文化、歷史、生態、社區(各個社區的人與故事)旅遊資源,各位看倌,多多留意你所居住的這個城市,四處走動一下,定能有各種有趣的發現。

 

 

 

 

 

 

June 2018

担水坑村-梯田

Tags: , , , |

 

早前到新界東北的紅花嶺行山,落山前都沒有幾會用航拍機,本以為白拿一趟,想不到在落山的路段離遠看到担水坑村的梯田,結果就是上面這段片。

HK01在一系列的報道中頗為詳細地介紹了担水抗村梯田的歷史,我也沒有甚麼好補充的。

若說貢獻,就是HK01報道內的相片的確拍得不怎樣,難以令人意識到這片梯片是如此大片,如此漂亮。

 

參考資料

【香港有梯田.一】沙頭角有條梯田村荒廢40年 村長:想搵人復耕

【香港有梯田】昔日荃灣、火炭有梯田 大帽山茶田百年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