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ExploreHK

This author has not yet filled in any details.
So far ExploreHK has created 58 blog entries.

January 2018

緬甸 – Bagan

Tags: , , , , |

遺址去得多,但少有Bagan 這麼大,而且容許遊客幾乎不受限制地探索的。

Bagan位於緬甸 ,在11至13世紀時是Pagan 帝國的首都,此段時期興建了過萬座佛教建築,主要是佛塔,現在約有2000座保存下來。散佈在大約8公里長,5公里闊,約40平方公里的區域內。佛塔有大有小,大的佛塔可高達60米,闊近80米,極為壯觀。小的只有兩三米高,一兩米闊。雖然Bagan旳建築周期不算很長,但佛塔風格依然多樣。佛塔歷史悠久,卻不會給人破爛的感覺,皆因緬甸當局有維修佛塔。維修時本着修舊如舊的精神,並不會因為復修而失去原本風貌,反而令每座佛塔的特色更為突出。

旅客可以租用電單車<註1>自行探索。地圖上只標有主要的佛塔,然而沒有標出的佛塔同樣吸引。佛塔隠藏在樹林之中,最多只有塔頂超出樹林,到達塔底前佛塔仍是令人期待的「未知」。探索一座又一座的佛座,就像一次又一次的抽獎,這次可能抽中獨特的塔尖,那次可能抽中獨特的塔身/壁畫,又或是有趣的佛像/特別的紀念品店<註2>,使人沉迷。

註1

即使沒有車牌,旅客仍可以租用電單車,隨意穿梭。以前沒有開過電單車也不是問題,像筆者到緬甸前便只有騎過單車,但花個5分鐘己經能夠開着電單車奔馳。

這裡的電單車是名符其實的「電」單車,是中國制造電動車,時速最高只有40公里,只要最初駕駛時開慢一點,不要想着爬頭,在馬路上是頗安全的。較為危險的是部分小路還是泥地/沙地,開得快便容易失控,而且初上手時有時會錯誤扭動油門。另外停車後需要掉頭的空間亦比單車難,因為電單車重得多。

 

註2

幾乎每座有點特色的佛塔都有商販銷售紀念品,紀念品的主要為手工藝品以及沙畫。

 

 

 

南印度

Tags: , , , , , , , , , , , , , |

這次的行程只涵蓋Tamil Nadu 以及Karnataka 兩個邦,一共到了以下的城市

  • Chennai
  • Mamallapuram
  • Tiruchchirapali
  • Thanjavur
  • Madurai
  • Chidambaram
  • Kumbakonam
  • Mysore
  • Hampi

 

這次的觀察較為凌碎,點列如下:

  • 1. 南印度要比北印度乾淨,一般餐廳都很少有烏蠅,而路邊的飲品攤檔,雖然衛生環境一般,但也不怕肚痛。這次在不同城市也喝過檸水、蔗汁,有些還有加冰,都沒有出現問題。
  • 2. 似乎相對北印度而言,肉食在南印度更為普遍,即使是小城市也能找到非素食餐廳。
  • 3. 印度的火車到現在平均時速也只有50公里,動不動就要坐幾個鐘/過夜火車,冷氣車箱比非冷氣的貴一倍,但也是物有所值的,一來有食物提供(而且味道不錯),二來較少閒集人等,三來有寢頭/被鋪提供,夜車不會凍。(12月南印度晚上不足20度,當同一「格」臥鋪的窗戶/風扇沒有關上/沒有關好,風冷得令人睡不了。要知道一格有八個臥鋪,你可控制不了所有窗戶/風扇)
  • 4. 北印度的香料茶(Masala Tea)被叫做「Chai」,但南印度沒有「Chai」,只有「Tea」, 而「Tea」也不是Masala Tea,而只是奶茶。另外南印度Coffee也很普遍,有賣Tea的一般也有賣Coffee。印度與香港的奶茶/咖啡不同在於,在印度奶是煮熱才用,香港奶卻是冷的,因此沖出來的飲品印度比香港熱。
  • 5. 有人說印度人熱情,因為喜歡主動找人拍照,但我以為這種熱情有時也是種騷擾。基於我的經驗,若果找你拍照的是家庭/女性/店鋪老板/員工,一般都是友善而熱情的。而若果找你拍照的是一班男孩/男人,他們一般都頗為「好奇」,既希望與「外國人」這種奇異的物體拍照留念,又希望多了解這種奇異的物體。精神好的時候,有力氣回應他們,那交流多半也是友善的,但當經過一日暴晒,沒有多餘精力時,便有種被騷擾的感覺,即使回絕了他們拍selfie 的要求,他們也會在旁邊問長問短。
  • 6. 印度人極之喜歡拍selfie/合照,在中國喜歡拍selfie/合照的主要是年輕人,但在印度下至細路,上至上了年紀的家長也拍個不停。要解釋這種現象,我覺得要從社會角度入手,印度社會家庭較大,親戚之間的關係亦更緊密,因此對於「社交」的需求更高,各種自拍照,便是社交的工具。
  • 7. 南印度較大的神廟,基本上都分為內廟/外廟兩個部分,內廟/外廟並不以室內/室外區分,而是以儀式舉行的場所作區分,內廟可以可以有數個藍球場的面積,設有數個神廟,而整個內廟的空間在祭祀時都會用到,南印度的旅遊熱點中,那些仍用有祭師祭祀的印度廟很多都禁止非印度教徒進入內廟,這些印度廟多半不值得去,因為無論建築抑或儀式,其精華都在內廟。旅行時遇到個印度知識份子,與他討論到這個現象,他認為這樣可以更好的保存儀式的神聖,因為外國人並不了解印度教的規矩,例如他們在食肉後,當天都不會進入廟內,這些規矩都是靠信徒主動遵守,讓不知規矩的外國人入內,便可能令儀式/廟的神聖性受損。
  • 8. 順帶一提,這位印度人提到印度最南部印度廟更為傳統,即使是印度教徒,也要特定的裝飾才能入內,例如男性必須赤裸上身,女性必須要穿紗麗。
  • 9. 南印度的巴士基本上只有當地文字標識,連路線號碼也不定有,而在巴士總站可以有數十條,甚至上百條巴士線,要找巴士只能靠問路人。在小城,最好上車時再與乘客/售票員確認一下是否會到到目的地,即使路人沒有老點你等車位置,但同一位置可以有多於一條巴士線;同一條巴士線,不同班次路線也可以不同。
  • 10. 南印度傳統舞蹈Bharatanatyam很有特色,若到南印度非常建議找來看看,我看了兩場,但都並非定期表演。一場是在Chidambaram的廟內剛好有斯里蘭卡的舞蹈團表演,一場是在Mamallapuram剛好有舞蹈節。看完印度舞後,會發現印度廟很多的雕刻,人偶/神像的動作都來自舞蹈。看雕像時會覺得更為趣味
  • 11. 印度買電話卡必需要實名認證,而且只有大城市的電訊商門市可以辦外國人的電話卡,路邊的代理/小城市的電訊商門市根本就不會辦。管制比中國還要嚴格,可能是印度較為落後,很多人連接網絡都只能靠手機,因為政府就控制電話卡出售,以作監控。

相片分為四輯,分別為「建築」、「人文」、「雕刻」、「壁畫」

壁畫因為細節較多,特地採用較地尺度,讀者不妨放大來開(左上角的+號)。

 

建築

人文

雕刻

壁畫

 

December 2017

大嶼山道場探究之一 (鹿湖)

Tags: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印象中,大嶼山昂平一帶除寶蓮外還有着為數眾多的寺廟,但礙於手邊資料凌碎,又未得知特別吸引之處,便一直拖着,未有探究。直至近來見到長春社舉辦「羌山鹿湖諸道場探究-道佛輪迴導賞團」,便乘此機會探索一番。因為該團的時間有限,未能夠仔細探索整個鹿湖,後來又再花了一天的時間探索鹿湖,拍攝各道場的照片 。

導賞團從昂平出發,乘大嶼山巴士23號由東涌至深屈道落車,先從旁邊的羌山道前進,未紀導賞員便點出道旁林中的兩座廢棄建築原來是「荼毗爐」, 佛教稱僧人火化為「荼毗」,火化之場即為「荼毗場」,荼毗爐一座給僧人使用,另一座則予尼姑使用。兩座荼毗爐於90年代初期停用,目前只全港只有寶蓮寺還仍有運作中的荼毗爐,他處的僧人,只有借用寶蓮寺的場地。

隨後回到深屈道,向北面走,過了深屈道與昂平路的叉口後,沿着左面的支路至鹿湖。我們先往延慶寺,延慶寺外觀非常新淨,色彩鮮艷。正打算入內參觀,冷不防導賞員一句「呢到變左做骨灰龕場,冇野好睇嫁」。原來延慶寺於2000年代被財團收購,後於2009重修成骨灰龕場,己非正經的佛門之地。發展延展寺的財團更欲收購鹿湖一帶的寺廟道場發展成龕場,甚至出動不法手段,如侵佔土地,滋擾鄰近寺廟道場等 。鄰近部分寺廟己落入延慶寺發展商的名下,說不定,以後鹿湖出名的不再是禪林,而是骨灰龕場呢。

繞過延慶寺,出發到鄰近的「鹿湖精舍」以及「竹園」,兩處均是出家人禪修之地,並不對公眾開放,難得導賞員認識兩處住持,有幸入內參觀。鹿湖精舍是大嶼山最早建成的道觀,於1881年由道士羅元一建成,初時稱為鹿湖洞,後改稱純陽仙院,乃道教修行場所。1943年,觀清法師遊過此地,與羅元一道長一見如故,後道長因準備好白日飛升,便將道觀交予觀清法師,道場便由道轉佛。觀清法師去世後,寺院轉變為女尼清修之所。全盛時有近百人在內修行。時移世易,目前只餘釋妙慧法師留守。鹿湖精舍雖是佛教清修場所,外貌卻非木構寺廟建築,而只是看上去普普通通的磚屋,是地道的民居設計 。只有從供奉的佛像、掛牆的佛教圖畫,才能看出與佛教的關聯。

離開鹿湖精舍,前往旁邊的竹園,竹園同樣是佛教清修場所,目前只有妙芬師在此修行。竹園的規模比鹿湖仙湖要細,風格類同,但竹園門前牌匾的題字確讓人眼前一亮,「竹園」二字,每字近一米高, 由國民黨人、前國立中山大學校長鄒魯所題,蒼勁有力,如竹之堅挺。門前對聯「竹杖偶雲遊,願度眾生歸正覺」、「園花同雨墜,拈來一笑悟真如」亦是清未民初廣州的書法名家吳道鎔所題。順帶一題,鹿湖一帶的道場的牌匾、對聯均為手寫,看不同的書法,也是件有趣的事。

竹園正中及右室為禮佛之所,前設蒲團,左方則為生活居所。據導賞員所說,妙芬師所沖的茶非常好喝,可惜當天未有預先知會妙芬師到時間,因此未有備茶。

離開竹園,往羌山方向走,經過己廢棄的佛泉寺、智積林、悟徹,途中見到路旁很多觀音像,這些觀音像都是延慶寺霸佔官地興建的,既可擴展延慶寺在為鹿湖一帶的勢力範圍,又可讓購買骨灰龕位的人高估延慶寺的面積,間接提升骨灰龕位的價值。

一邊走,一邊思考,香港的佛教為何沒落至斯,竟主動經營骨灰龕生意,又或是出售佛寺予財團圖利。在日本、台灣,佛教仍然興盛。而佛教不同道教,並不只靠迷信來爭取信眾,而是有嚴密的理論,詳盡的經典。甚至可以說,現代化並沒有奪去佛教生存的土壤。佛教關注的問題, 如「為何人世間苦」、「如何脫離苦」、「事物的本質是甚麼」等等,仍然是適用於每一個人。

提起佛教提供的解決方案,我們可能會覺得就是要修行,要食齋、要節欲等等。但除了各種外在的行為, 認清世界本質的「智慧」同樣重要。甚至我認為惟有「智慧」,而非修行才是令人得以脫「苦」的真正途徑,各種修行,只是「智慧」引伸的可能結果,只要肯下功夫推廣,相信定有市場。今時今日的境況,是因為舊時高僧注重修行,不在意招收信眾。以致後繼無人?遇是因為大多數佛寺住持經義學識不足,無法以「智慧」招萊信眾?

後來翻查資料,原來我的錯誤將佛教寺廟末落與佛教沒落等同。香港目前有超過一百萬佛教徒,比天主教、基督教起來還要多。因此香港的佛教絕對算不上沒落。(雖然香港的佛寺基本上不是淨土宗就是禪宗,並非以「智慧」聞名的空宗,唯識宗)沒落是香港的佛寺,香港佛教發展期在二戰之後,不少僧人南來避難,帶動香港佛教發展。然而香港信佛者雖多,願意出家的少,以致南來一輩過世後,無法找到香港僧人接手,結果不少大寺廟要從外地招來僧伽。規模較少的寺廟,在上一代人去世後,甚至面臨無法找到僧人接班的局面,所以寺廟都顯得冷冷清清。此外,面對寺廟收入不足的壓力,寺廟更經營起骨灰龕場,既可圖利,又可滿足信眾需求。

繼續往靈隱寺方向走,中間一條叉路可以到達一座「普同塔」,普同塔是僧人遺體經「荼毗」後,骨灰放置之所。普同塔底塔有孔洞,供人將骨灰撒進內部。撒進去後,所有僧人的骨灰便不分彼此,普同一處。普同塔設計簡約,六角形的一層塔,高約兩米,塔前有供桌,塔外有圖孤形,多用於山墳的石拱,把普同塔弄得山墳似的。導賞員說石拱是後來加上去的,怪不知不鄰不類。普同塔也有分男女,今天參觀這座是男僧人的,女尼的普同塔另有別處。

看完普同塔後,便沿着古道往靈隱寺去,沿途經過不少道場,有日本的,甚至有外國的。我實在想象不到怎樣用英文唸佛經。回來後嘗試找了篇英文的《心經》(由Buddhist Text Translation Society翻譯),雖然翻譯的意思沒有錯,但總覺得怪怪的。漢文佛經注重音韻,造句遣詞,有一定文學價值,但翻譯後都失去了。譬如下面心經的翻譯: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

When Bodhisattva Avalokiteshvara was practicing the profound Prajna Paramita, he illuminated the Five Skandhas and saw that they are all empty, and he crossed beyond all suffering and difficulty.

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Shariputra, form does not differ from emptiness; emptiness does not differ from form. Form itself is emptiness; emptiness itself is form. So too are feeling, cognition, formation, and consciousness.

 

走上小半個鐘,中間經過寶蓮室、「紫竹林」(外設有亭,是大澳至昂平古道中間的歇腳處)、 唯心精舍,便到達靈隠寺。首先祭的是五臟廟,靈隱寺的齋菜薄有名氣,當中最出名是芋頭魚,雖經油炸,卻不油不膩,酥脆香口,據說這原是四季酒店廚師教落的。除了咕嚕素麵筋偏甜外,其餘的餸菜(包括春卷、素雞、鮑魚菇妙西蘭花、羅漢齋)都能嚐出食材的原味,非常好食。人少的話,廚師只會隨意上幾道菜,不一定有芋頭魚,想試的話記得在上坐時交待一下,看看能否安排。

食完飯便參觀靈隱寺,靈隱寺佔地甚廣,建築十餘。主殿為兩層四楹的長樓,禮佛的地方設在二樓。主殿後方的山坡上有新設的大雄寶殿,大雄寶殿旁有女尼的「普同塔」。以現代人的眼光,靈隱寺算不上宏偉,亦非古色古香,位於谷地,沒有甚麼風光,遊人稀疏。但原來這種門堪羅雀的局面只是近二三十年的現象。在六七十年代,靈隱寺是大嶼山最旺的寺廟之一,一天來參拜的信眾可以超過一千人,而且當時交通不便,到訪者多會在寺內留宿一天,寺廟得以獲得大量善款,只是在七十年代末,到訪靈隱寺的善眾便開始下降,現時遊人稀疏,倒是清淨佛門之地。

]

遊完靈隱寺,便沿着大澳道漫步到大澳,參觀天后古廟後,便結束這天的行程。

由於這天的導賞團只路經了幾間道場,為了解鹿湖的全貌,便安排了另一天再探鹿湖。鹿湖支路甚多,且市面常用地圖的標示均不清,只有地政署的《地理資訊地圖》清楚標示所有小路,以及大部分道場名字。由於《地理資訊地圖》的並不user-friendly. 我利用《地理資訊地圖》的圖庫合成以一張大地圖,包括鹿湖、昂平、彌勒山一帶道場,方便後進。

 

按圖下載全圖(110M)

 

鹿湖遍布修佛之所,現存佛寺有延慶寺、佛泉寺、青蓮寺、覺修寺、大覺寺。

修行場所有鹿湖精舍、竹園、普賢禪、慧蓮、寶蓮禪、同修、妙華禪、智積林、悟徹、覺虛、隱徹、蓮花蓬、薝蔔林、淨如、寶樹林、隱盧、寂光、慧修院、祥光苑、勝林、寶華園、樂生蓮社、往生堂、昆梨淨院、清心淨院、彌陀淨苑、寶積智苑、智慧蓮苑、三緣精舍、佛陀苑、法華淨苑、華嚴。

其中佛泉寺、寂光、 覺盧、隱徹、智積林、悟徹己被廢棄。而寶樹林、佛陀苑似乎也被廢棄。  從《新界風土名勝大觀中》,還可以查到己從地圖消失的修行場所,如妙樹林、自在林、森發林、祥如、隱塵。

這麼多所道場,最宏偉的是樂生蓮社,約莫三個藍球場大小。最古色古香的,要數竹園、慧脩院、智積林。最為宏偉的,要數觀音寺的萬佛殿,整個穹蒼都是佛像,令人震撼。可惜的是隨着老一輩的逐漸離世,道場又未能吸納新血,鹿湖的道場只會愈來愈衰落。

且外,導賞員指出僧人「荼毗」後會將骨灰置入「普同塔」,然而我卻找到靈隱寺為第二代住持靈溪和尚立墳,「普同塔」是否也有階級之分?

 

 

 

參考資料

 

鹿湖荼毘爐

佛教在香港大嶼山緣起

《東周網》寺院爆爭奪戰 佛都有火 桑拿大王涉辣招搶收購 (詳盡版)

《香港佛教史》 作者:鄧家宙

香港骨灰位中心-延慶寺

《東方日報》30法師抗爭保佛門清淨

《蘋果日報》老法師拒賣地受滋擾

《明報》綠色生活﹕靈山禪林 大嶼禪修

華人百科:吳道鎔

《熱血時報》探討香港廟宇管理現況 訪問鄧家宙(《香港佛教史》作者)

佛教釋衍空法師專訪

《立場新聞》僧少粥多 靠外援存續的香港佛教 — 訪《香港佛教史》作者鄧家宙

中华佛典宝库

《香港01》【一字記之曰「鬼」】廣東話點解咁「邪」? 這些地道「鬼古」你要知﹗

《李氏新聞》甶子傳說是無腳鬼 澳門人供奉 

November 2017

廣州舊樓誌之一:老廣州

Tags: , , , |

騎樓——作為在二三十年代主導香港城市風貌的建築, 現時幾乎消失,只有在舊區閑逛時偶爾還能找到一兩橦。每次碰到騎樓,都會不期然想起老照片中香港戰前的面貌,可惜香港己無保存完好的街區。要憑吊, 在他處尋找類似的替代品似乎是可行的方案。就這樣,便提起我到大陸探訪的念頭。

騎樓的考察收獲不少,但仍然需要再作整理,與香港僅存的騎樓比較才能出發表。這篇文章只討論騎樓以外的話題。

探索時的意外之喜是發覺廣州的舊建築除了騎樓外還有不少籠統稱為西關大屋的舊樓。西關大屋原指西關一帶富有人家的府第,嚴格而言只有少數大宅可以如此稱呼。但後來似乎借用來指稱擁有相同門面,即以磚搭成、不施油漆,有橫木柵作門擋的住宅,本文亦沿用之。以外觀言,西關大屋與騎樓非常不同,然而西關大屋的裝飾與騎樓有不少相通之處,如同樣有山花,裝飾的紋飾類似。

騎樓與西關大屋的位置大致相近,往往臨街的樓宇為騎樓,而內街的建築即為西關大屋。現時廣州市還不斷在拆遷舊樓,即使列為歷史建築的仍然不能阻止。若果看倌愛好舊建築,請盡早出發。

相一共分為兩輯,一是西關大屋以及規模較細的舊樓。其次其他規模較大的舊樓。

 

西關大屋以及規模較細的舊樓

 

其他規模較大的舊樓

 

 

除了建築外,這三天在廣州也有些新鮮事觀察/體會到

 

1. 微信支付

能不能用微信支付叫雞我不不知道,但在廣州幾乎所有店鋪都能夠用微信支付。支付的辦法不復雜,只比八達通煩一點。支付者先暂微信選擇支付銀碼,再掃描商戶的微信QR code(一般印出來放在當眼處),微信就會將銀碼過戶到商戶的戶口,此時再將手機付款確認的畫面給收銀員看,就完成整個手續。就我個人觀察,並沒有比八達通更為方便。但從推廣成本而言,微信的設立更為方便。八達通需要向八達通公司申請才能取得八達通支付的機器,手續較為復雜,而且需要公司註冊,店鋪亦需要有電話線/ 網絡連接,以傳送交易數據。而微信支付則任何人把自己的QR code 印出都可以使用。因此推廣成本更低,更易普及。

2.香港高鐵宣傳

從屯門到廣州需時3 - 4個鐘,直達天河/越秀區。每小時都有車。坐高鐵並不能節省多少時間。要市民接受高鐵,宣傳的重點應該放在高鐵的班次更密(15-30分鐘一班)。

至於高鐵以及可以連接國內的大城市如北京/上海/重慶/昆明等,其實算不上是優點,因為高鐵的車資很大機會與機票相約。但是,高鐵每條路都有各個中途站,能夠直接到這些中途站而不需要轉乘卻是優勢。

例如從深圳福田到北京的高鐵,停廣州南、韶關、郴州西、衡陽東、長沙南、岳陽東、武漢、駐馬店西、漯河西、鄭州東、安陽東、邢台東、石家莊、保定東。

而從深州北到重慶的高鐵則經廣州南、韶關、郴州西、株州西、長沙南、武漢、漢口、漢川、荊州、宜昌東、建始、恩施、利川。

若果乘客的目的地是香港沒有直航機,甚至沒有機場的城市,高鐵就會方便了。

這兩點政府都沒有宣傳,到底高官門是不是有錢得濟,考慮不到這些出門會遇到的問題?還是認為香港人太膚淺,不在意這些不能簡單量化的優勢?

 

3.地鐵安檢

記得早幾年上大陸搭地鐵時每個入口都有X光機,要拍北包掃描後才能放行,費時失事。現時廣州幾乎都沒有X光機了,但每個入口都有護衛,拿着金屬探測儀,簡單掃一下背包就了事,不再需要排隊進地鐵站。

 

4.廣州的老行業

這三天只在越秀區(地鐵長壽路、陳家祠、文化公園、黃沙、西門口站一帶)、海珠區一帶逛,見到的老行業有銅製品(鍋、壼、杯、等等生活用品),藥材貿易(在黃沙站以東一帶)。前者專做遊客生意,後者以批發為主,類似上環的海味業,但店鋪的規模較細。

 

5.廣州的衣服貿易

在文化公園站以東一帶,幾乎都以服裝貿易為業。運送衣服的人來去衝衝,非常熱鬧。也許因為運送衣服的關系,衣物並不裝在紙箱內,而是用膠袋裝着,每個人都大包小包。

 

 

 

 

參考資料

《香港騎樓》林蔓莉, 王新源

《趣聞廣東》胡幸福編著

 

影視劇裡常看到的騎樓,到底是什麼

https://weiwenku.net/d/101395030

 

廣州騎樓120年

http://www.360doc.com/content/09/0810/21/161879_4818645.shtml

 

八達通:申請成為八達通商戶

https://www.octopus.com.hk/tc/business/faq/octopus-for-businesses/become-octopus-merchant.html

 

October 2017

香港美經援村考

Tags: , , , , , , , , , , , , |

七月到長洲攝影,研究長洲地圖時見西灣有數條名字奇怪的村落,分別為「西灣美經援村」、「自助美經援村」、以及「應善良美經援村」,便好奇地前往一探。不知是否因為長洲人恩怨分別,村內有十多塊石碑記載村大事,如美經援村的啓用,以及擴建的原因,憑着石碑資料的引導,再找了一輪資料後,便成了這篇文章。

美經援村者,美國經援會支助而成也。美國經援會(Care U.S.A)是二戰後於美國成立的組織,最初的目的是讓美國人捐款,以購入美軍生產而未及於戰爭使用的食物包裏,寄往歐洲受戰爭傷害的人。最初的包裹包括5磅奶料、 7磅芝士、5磅米及5磅豆。當美軍剩餘包裏消耗完後,便自行制作包裏供美國人認購,後來更涉及其他慈善工作,對象不再限於受二戰影響的人,地域亦廣至世界各地。

興建美經援村的原因,是1960年代近岸漁獲下降,部分漁民無法到遠處漁獲較多的地方捕魚,不得不轉事別業。然而未能在陸上覓得居處,只能在破敗的艇上生活。有見及此,是時鄉委會主席周理炳太平紬士及地方鄉紳馮北財、姚啟享兩先生便向美經援會申請經費,資助貧困者在西灣興建村屋。村屋於1968年至1972年間落成。

至今在這裡還能找到美經援會標誌性的包裹圖案。

因落成次序及出資者不同。美經援村分為三村。最早建成是西灣美經援村,其後是應善良美經援村,最後是自助美經援村。應善良美經援村之名,是來自捐款人之一沈炳麟,沈炳麟乃紡織業商人,創立「應善良基金會」,以「應善良」的名義在中國各地捐款。自助美經援村之名,相信是由於此村並不單靠援助而建,村民亦有支付一定興建費用,故名之以「自助」。

美經援村落成時,村屋只有一層,有約190戶約1200餘人,至1980年代初,村中人口急增,居住空間不足,便申請加建一層村屋,以應付人口增長,擴建後共有村民三千餘人。此時居民財政應該改善不少,碑文中沒有提及這次增建由第三方資助。

美經援村屋建在山邊,錯落有致。房子是一排排呈長方形的兩層白色磚屋,上層的走廊及樓梯設於屋外,有樓梯直接通往地下,戶外樓梯便於陽光照射到村中,然而夏天暑熱,每戶村民都得在屋前設帆布遮陰。村屋門口的走廊既是公共通道,亦是每家人的私人空間,用作掛衫、擺放雜物,曬魚乾等等。 儼然回到七十年代的公屋村。1980年代加建一層後三村一度容納三千人口,屋住在不到400間屋內,平均每間屋8人。 途經部分沒有關門的村屋,兩目所見,村屋面積只有200-300平方尺,可想像當年居住環境之擠迫。為了增加屋住容間,村民在屋內以木架分隔成兩層,跟下文馬灣美經援村的照片相仿。

長洲美經援村

長洲西灣的交通以前並不方便,在約莫2000年建成長洲西堤路建成前,只有靠街渡(華勝街渡)出入市中心。從地政署於1995年拍攝的航空照片可見,以前長洲西堤路至市中心一段路全是海灘,西灣美經援村與市中心的繁華成強裂對比。

長洲美經援村相集

 

 

馬灣美經援村


馬灣的美經援村己於2000年代末被發展商收購而丟空,村中只餘馬灣漁業權益協會的會室仍保存良好,其餘的房屋都破壞不堪。 現時己無法在該處找到有關當地歷史的文物。然而透過政府記錄,仍可得知馬灣美經援村建於1965年,計有30間房屋。從殘存的建築可見,馬灣美經援村的建築樣式與長洲的別無二致,而長洲村屋的二層建於1980年代。馬灣美經援村的落成年份比長洲還要早,卻同樣有兩層,想來第二層也是後來加建。

馬灣村屋的內部:可見屋內分成兩層

馬灣美經援村相集

 

 

大埔美援新村


 

而大埔的美援新村建於1960年代中至尾,村落的形態與馬灣、長洲不同。雖是兩層村屋,每橦村屋只有一個出入口,並無外置走廊樓梯到二樓。村民對待外人態度惡劣,我只在村外朝村屋拍攝己被驅趕,想來是因為村屋皆有僭建,故村民不歡迎外來人,以免留下證據。從照片可以見,村屋頂層均以鐵皮加建上蓋。

 


參考資料

1. 長洲西灣自助美經援村擴建落成碑記
夫民不能安其居,則無以樂其業,社會更難望進步繁榮。是故令之為政者,僉以解決民居為先務也。自香港重光,戰時逃亡在外者紛返故園,由於盧舍多己為墟,房屋奇缺。及後內地難民又蜂湧而至,屋荒更形嚴重。長洲則尤甚焉。其貧苦者或架木為屋,或以破艇為家。既風雨之不足蔽,更遑論衛生。是時也,故鄉事會主席周理炳太平紳士馮北財先生、姚啟亨先生及地方賢達,憫其境況淒涼,乃向各方呼籲,幸得美經援會、加拿大專員公署及沈炳麟善長,解囊輸財,加以援手,而離鳥理民府與鄉事委員會亦皆鼎力支持,使西灣三村得於一九六八至七二年間相繼落成,共一百九十餘戶,獲得安置,並蒙前任港督戴麟趾夫人及美國總領事夫人、加拿大駐港商商務專員、前任新界民政署長陸鼎堂先生、黎敦義先生等先後親臨奠基,或主持揭幕,千百黎民,同沾恩澤。復經十年,生聚人口激增,斗室己難容身,爰於前年入稟理民府,申請加建上層,蒙當局俯䘏民困,賜予批准,令日三村之加建工程己全部告成,望衡對宇,屋舍整然,層樓聳峙,巍峩壯觀,兼增設福利中心,推廣康樂活動,不久將來更有村公所辦理公務,其微而具體,雖不比名鄉大邑,然亦三千居民之園,矢謹立碑以誌始末,可使後世子孫,在銘感前賢盛德之餘,復知締業艱辛,得來非易,自當親誠互愛,守望相助,庶無負列位長官及各方仁翁之厚望焉。

西灣自助美經援村擴建委員會立石
公元一九八三年 癸亥臘月 吉日 林灼繁撰
東官陳麗峰書

2. 長洲西灣美經援村碑記

長洲本為漁港,漁民終年浮家泛宅,僅謀餬口。生活己備極艱困,戰後更因捕漁海域之受限制,漁獲大減,益䧟窘境。部份漁民不得不改從別業,捨舟登陸,棲宿於棄置岸上之破艇中,室小人擠,衛生設備盡付闕如,以至疾病叢生,影响健康。己故鄉委會主席周理炳太平紬士及地方鄉紳馮北財、姚啟享兩先生目睹其境況堪憐,惻隠之心尤然而生,乃於一九六五年向美國經援會申請資助建費,并由姚啟亨先生廉價讓出耕地,在西灣興建村屋,以图改善其居住環境,幸賴美經經援會以及離島理民府鼎力支持,美經援第一村卒於一九六八年中落成,使五十艇戶,約三百餘人得以安居。但由於待置者仍眾,又幾經奔波,向各方泘籲後,得沈炳麟善長及美經會援助建費,在離鳥理民府贊助下,亦相繼於一九六九年十二月落成,再助五十一戶人家賴以安置,及至一九七一年,有等艇戶自願負担部份建費,其餘由美經援會資助,開始籌建自助美經援村,有賴各界人士及地方長官之匡扶,得於一九七二年落成,此西灣美經援三村興建之始未也。但至令己十有俆年,各村人口倍增,且幼者長矣,居所更見侷促,亟須加建上層方可容身,蒙前任離島理民府羅家駿、霍小通兩位長官親臨視察,深表同情,及馮載祥長官繼任府家民瘼,認為事有急需批准,美經援村先行擴建,當即鳩工庀材刻日興建,今己竣工,落成使千百人家得以安其居而樂其業,皆賴各方善士及列位長官之功也,謹立此碑以誌盛德。

公元一九八二年四月七日
長洲西灣美經援村擴建委員會立石
東官陳麗峰書

3. Care (美經援會) 歷史
http://www.care.org/impact/our-stories/care-history

4. 應善良基金福利會介紹
http://www.ysl-foundation.com/intro/intro.htm
5. 2006年3月22日:立法會二題:現存漁民村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0603/22/P200603220137.htm
6. 街知巷聞﹕長洲Ride 爭取被載的權利
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61225/s00005/1482601915756

7. 1986年長洲地圖
http://storybook.dimdimcheungchau.hk/2015/08/1986.html

8. 地政署航空照片(編號CN10100)

September 2017

Motion X – iphone 行山定位/記錄路線apps推薦

Tags: , , , , , , |

筆者是個喜歡行山的人,而且往往參與計劃數線,以及開發新路線。計劃路線時最重要的參考工具是地政署的行山地圖,然而出發後紙地圖畢境不及有GPS輔助的電子地圖方便,電子地圖可以知道實時位置,省卻提着地圖研究身處何地的困難,亦減低出錯機率。

 

我認為優秀的應用程式應該包括以下功能

  1. 記錄及匯出路線行山路線
  2. 自定義地標
  3. 清的地圖(包括標距尺)
  4. 離線地圖
  5. 路線瀏覽(如其他人上傳的路線)

 

iphone 可以選擇的行山應用程式很多,但沒有那個程式同時做好這5個功能。個人推薦Motion X,它雖然沒有路線瀏覽功能,但在其餘的專業功能中卻是做得最好的。

 

1:記錄及匯出路線行山路線

以下是其中一條我記錄的路線,要說缺點,就是必需要將路線分享至facebook才能產生這個頁面。
http://share.gps.motionxlive.com/shr/x/track/03735a1def7b50ebe74610718e0c7e8a?fb_action_ids=10211536212105144&fb_action_types=motionx-gps%3Arecord

 

2:自定義地標:以下是我在地圖上在標出獅子山一帶地標的例子

 

3:清的地圖:這點Motion X內建的地圖(Open Street Map/ Bing/ Google/ Apple)作為行山地圖是不及格的,但可以透過增加自定義地圖的功能(付費$38)增加Open Cycle Map。我認為Open Cycle Map是眾多地圖中將行山路線標得最清的,若不安裝Open Cycle Map。那就倒不用使用Motion X,而使用其他功能一般,但有內置open cycle map的app更好。

具體如何安裝Open Cycle Map將在下文解釋。

 

4:離線地圖:Motion X有離線地圖功能,可以將open cycle Map下載離線使用。即使在山上收唔到信號,亦不怕迷路。

 

 

 

不同地圖的對比

市面可以找到標出郊野路線的地圖有很多,如Google 地形圖, Open Street Map, 但我最喜歡的還是 Open Cycle Map,原因是它的路線標示最為清楚,山路用紅色,馬路用白色,而地表則是綠色,一目了然。無論在那個Zoom Level都能夠清楚看到山路。以下是我在三個網站找大帽山的地圖,Google 地形完敗。 Open Street Map勉強能看到山路,但不甚清楚,open Cycle Map則非常清。

 

Google 地形

 

Open Street Map

 

Open Cycle Map

 

 

 

安裝Open Cycle Map

由於目前使用Open Cycle Map必須有獨立的API Key (可以理解為註冊帳號),故首先要到Open Cycle Map的提供者Thunderforest註冊,取得API Key,具體步驟為:

  1. 登入官網https://thunderforest.com/pricing/
  2. 選擇Sign Up “Hobby Project” (免費)

  1. 註冊及驗證郵箱後,便可以登入https://manage.thunderforest.com/users/sign_in
  2. 這頁可以見到你的API Key,利用這API Key,就可以在Motion X設定Open Cycle Map
  3. 在Motion X中,先進入Menu,再選擇Custom Map Type

  1. 選擇New

 

    7. 輸入自定義及義及Open Cycle Map的網址。

Open Cycle Map的網址為

http://a.tile.thunderforest.com/cycle/[Z]/[X]/[Y].png?apikey=XXXXXXXXXXXX

其中XXXXXXXXXXX為之前你取得的API Key

 

若果成功的話在頁中就可以預覽地圖

  1. 增加Open Cycle Map後使能夠到 Map Downloads 的功能下載地圖囉!

August 2017

紀錄劇場 《O先生與O小姐》- 劇後感

Tags: , , , , , , |

三場紀錄劇場己經完結。這三場紀錄劇場的確帶給我不少驚喜,我一直以為劇必定是講故仔,但紀錄劇場竟然可以劇的形式,再現歷史事件/社會現像,引導觀眾了解/思考相關議題。讓我感到非常新鮮,不枉我山長水遠由屯門特登出到牛池灣觀賞。

甚麼是紀錄劇場呢?根據主辦單位「一條褲製作」的講法,紀錄劇場「以真實事件或人物為研究對象,搜集有事實根據的材料,選編演繹成為戲劇演出,可泛稱為紀錄劇場;就不同主題及呈現方式再可細分為引錄劇場(Verbatim theatre)、人種誌戲劇(Ethnodrama)、法庭戲劇(Tribunal Plays)等等」

這篇文章,主體是第三場紀錄劇場「O先生與O小姐」的劇後感,同時我亦將觀看劇場時收集到場刊/宣傳刊物附於文末,供無緣欣賞的人以作為安慰。

頭兩場「過河卒」、「不是女僕」表演得非常好,只是內容並沒有太多超出我的知識範圍。只令我對題材有更多了解,卻沒有太多刺激我思考相關議題。第三場「O先生與O小姐」雖然也不是陌生的題材,其討論的議題及論點於我亦不新鮮。但其所選用的表達形式,的確刺激了我對性別議題的思考。


「O先生與O小姐」目的在探討跨性別人士經驗。劇場分為兩部分,上半部分為「體驗式街頭視聽漫遊之旅」,觀眾每人獲發一部音頻接受器,然後帶着耳筒,隨着導賞員康兒的聲音漫遊坪石村。觀眾分為三組,每組約15人,其路線亦有所不同。一共有數個情境。記憶力所限,只能盡量還原記得的情境。

 

  1. 康兒指示我組在舞台集合。而另一組在坐在觀眾座不動,並向我們揮手致意。康兒卻着令我們嘲笑他們遲遲不到台下集合。
  2. 地鐵站內,俯在欄杆旁,看着上電梯的人,亦被他們看着。
  3. 到附近的百佳,走到售賣衛生巾的貨架前,康兒邊着我們將衛生巾拿上手摸摸看,康兒邊說他學生習女性舉止的經歷,還着我們留意超市內女性的舉止與男性有何不同。
  4. 到坪石廣場內,康兒邊說着他變裝時經歷。着男裝出家門,再於廣場殘廁換上女裝,後在廣場內的椅子坐一會,適應裝束,並留意途人看他(她)時有沒有奇異的目光,以評價裝扮是否成功,之後才會出發往別的地方。隨後康兒着我們利用入場時分發的膠波玩耍。我們就傻呼呼地在廣場內與其他觀眾互相拋波。玩到咁上下,就着我們找個伴,並肩而行。一段路後,又着我們並肩倒後行,體驗下被途人以奇異目光注視的感覺。
  5. 慢步到坪石村的一樓平台,康兒邊說他剛開始買女裝時怎樣隠藏服裝的故事。到了平台,一處有欄杆阻擋,並有嚴禁進入的告示。內裡卻半是空地,半是草地。康兒慫恿我們爬入去,打破規條—-明明裡面乜都冇,點解要唔比人入? 沒有意外,不久便引來保安指責。
  6. 耳機邊播着聖詩,唱着「天父愛我」,邊走到康兒小時後就讀的坪石天主教小學前的空地,途中康兒着我們留意路途中各種禁止事項的告示。到空地後,康兒訴說根據天主教的教義他乃罪人。然後便着我們背靠牆壁,他開始問我們在學校有冇犯過唔同既錯,每犯一條就前行一步。問題包括有冇遲到、被抓儀容、走堂、出猫、在學校與男/女朋友拖手、有冇喜歡過老師、有冇係學校扑野。問完問題,便着我們指着走得最遠的人而笑。

 

至此,上半場「體驗式街頭視聽漫遊之旅」結束。編者的原意應是讓觀眾了解跨性別人士的經驗。如何開始打破社會的常規,如何學習成為另一性,如果面對社會奇異的目光;並思考跨性別人士的異常,與其他的異常有沒有本質上的不同。作為理論派的我,早己了從書本上了解過跨性別人士的經驗,對此也有些思考。故此,我最印象深刻的是第四幕在坪石廣場內與其他觀眾拋波及並肩走的一幕。

 

某程度上,在人前我是個頗為循規蹈矩的人,即使在攝影上,我最主要的題材也是靜態的建築,鮮有涉獵街拍人像,即使拍人像與拍建築也是一樣四圍跑,同時拍攝兩個題材不見得要多花很多功夫,就是不想與其他人有衝突,引致麻煩/尷尬。放開這道自設的限制,在公園裡拋波玩耍,的確使我頗不自然。更有甚者,是其後要求觀眾倆倆作伴,並肩而行。與我作伴的是近處的一位女士。因指示而親近,卻又戴着耳機,無法溝通。對於交遊廣闊,常與異性結伴的人,這可能是很自然的事。但對於我種習慣與人保持(物理上的)距離的人,即使同性間也鮮有身體接觸,何況異性?並行時既要注意步伐,避免與過份緊密,又不能過分疏離,着實致我肌肉繃緊,步步為營,尷尬異常。雖然我想這不一定是創作單位的原意,但換個角度想。跨性別人士的壓力,不少其實是自己加諸於自己身上,對抗社會教育我們的常行(norms)而產生的焦慮。

 


下半場回到文娛廳,編者找來的演員皆是跨性別人士,一個跨仔、六個跨女。他們原先混在上半場的隊伍內,現時跨仔穿上男裝,跨女穿上女裝,走到台前演出。 我一直都沒有親身見過跨性別人士,當中四位演員的外貌不會很容易讓人覺得是跨仔/跨女,但其中三位的臉部輪廓的確是較為男性花,穿出漂亮的女裝亦掩飾不到。走上幕前,的確需要很大勇氣。畢竟一個似女人的跨女相對較容易讓人接受。儘管如此,他們大部分都非常自信。不過其中兩位跨女非常瘦削,似乎不算健康。

劇場的主要形式,是製作單位準備了大量有關跨性人士的是非題,投射於屏幕上,而他們要走到代表「是」、「非」的範圍,以表示其立場,中間間插着數幕表演。是非題的題目形式,就如小冊子的例子,如「身體會妨礙他人認識真實的我」、「我的身體是美的」、「「身體」這個概念本身是美的」。現場所問問題更多,應在六十條上下,所包括的面向亦更多,如「你有沒有想過自殺」、「你認為你們是否小眾」、「你認為香港對跨性別人士公平嗎」、「你認為你的打扮會美嗎」、「你有否參與性別平權運動」、「你認為抗爭需要犠牲嗎」。(記憶力所限,希望沒記錯)

對於跨性別人士,我一直的觀點是這與雖然是生理問題,但更主要是社會問題。沒有性別定形的社會,不會定義「男性」、「女性」,人可以各憑喜好而行,男人可以穿女裝,可以顯得女性化。女人亦可以穿男裝,豪氣干雲。只有社會產生性別定形後,我們才需要「跨仔」、「跨女」這樣的詞語指稱不遵從這種性別定形的人。若果社會沒有那麼多依性別而執行的規例,例如廁分男女、各有所歸;婚姻必需是一男一女(證件上的),男人買女裝就是變態等等,則不會出現跨性別人士這一群體。

劇後,我思考到底「異性的身體」、「異性的打扮/氣質」、「被視作異性」這三者有否主次。用這些術語來說,我原來的觀點,是社會要求他們有「異性的身體」來合理化「異性的扮裝/氣質」以達致「被視作異性」,故此社會才有性別認同障礙症,才有變性手術。但從他們的分享得知,雖然「異性的打扮/氣質」對他們而言是重要的一環,但「異性的身體」作用不可抹殺,尤其是當他們找尋伴侶時,只有「異性的身體」能讓他們有期待的性行為模式,正如一位跨女所講「做手術後起碼赤赤條面對伴侶時不會尷尬」。故此,即使社會對男女沒有性別定型,社會上同樣會有跨仔跨女,但跨仔跨女的定義將會大為縮窄,只包含變性人群體。

我一直以為跨仔就是男仔頭,跨女就是必定女性化。但跨女Terry的台風顛覆了我的想像。Terry的樣子似足女人,但卻是男人婆一個,平時會打War Game,有練跆拳道,而且說話方式陽剛。可以說她只是有女性的身體,打扮得女性化,卻不多女性的氣質。可見,「異性的打扮」與「異性的氣質」並非必然是共生的。性別認同,比我以為的,還有很多不同的空間,容納不同特質的人。

 

參考資料

 

《O先生與O小姐》小冊子

https://drive.google.com/open?id=0By_YnyGaxBh_MjRKWVpabTJFZGs

 

《O先生與O小姐》場刊

https://drive.google.com/open?id=0By_YnyGaxBh_d1JPY1B5OGU5djQ

 

《不是女僕》場刊

https://drive.google.com/open?id=0By_YnyGaxBh_YWFzMFFkS0pnY3M

 

《尋問者》場刊

https://drive.google.com/open?id=0By_YnyGaxBh_Slk0ZHRGbUdoN2s

 

紀錄劇場扎記

https://drive.google.com/open?id=0By_YnyGaxBh_WmpsTGNoaXRXakU

 

紀錄劇場節宣傳刊物

https://drive.google.com/open?id=0By_YnyGaxBh_b1lGRldOa3V0NVE

 

一條褲製作

https://www.facebook.com/Pants.Production/

新田大夫第

Tags: , , , , , |

新田位於落馬洲皇巴站附近,約莫10分鐘的路程。新田最有名的景點是大夫第,即今天最主要的目的地。大夫第的裝飾結合中西,既有傳統木雕陶塑,有又洛可可式門拱,玻璃畫,是新界建築少有中西合璧的建築。參觀當天,幸運地遇上志願者擔當的導賞員,為我娓娓道來大夫第的歷史及特色。我也藉此機緣,將部分未有文字流傳的導賞盡量在照片的caption說明。

 

網絡上雖有不少關於大夫第的資訊,但各種資訊並不consistent,例如維基百科說

 

「新田大夫第由當地大戶文氏的族人文頌鑾於清代同治四年(1865年)左右興建。新田文氏即宋末烈士文天祥之堂弟文天瑞的後裔,其二十一世祖文頌鑾,曾於光緒十二年(1886年)丙戌科高中進士,朝廷欽點任「營用守府」之職,並因個人品行素著而獲清帝御賜「大夫」名銜。府內屋簷下有兩塊以滿漢二文寫成的牌匾,更是光緒帝於1875年御賜表揚文頌鑾雙親的詔書木刻。」

 

這裡面有幾個問題

 

  • 根據大夫第內聖旨牌匾,所謂的大夫是指奉政大夫,是光緒皇帝賜與文頌鑾父親及祖父的銜頭。同時,聖旨中稱文頌鑾為同知,而同知乃正五品官,剛好

清代正五品官的官階名稱也是奉政大夫。故此大夫名銜可不是因為個人品行素著而得。

  • 從點1得知,文頌鑾在光緒元年己經是正五品官,而官員再考科舉的情況極為少有,故此說他在光緒十二年高中進士並不合理。更甚,同知在清朝乃文官職銜,而營用守府(正式官制中並無守府之職,而只有守備之職,可能是職銜異名。)乃武官職銜,文官被援武職銜亦不合理。
  • 從大夫第「營用守備」一牌匾上,有「臣文灼勳恭承」,證此牌匾所說的營用守備是指文灼勳的官職。而根據點2指出的時序,文灼勳與文頌鑾並不可能是指同一人,故此考上進士的文灼勳另有其人,很可能是文氏其他宗親。

 


2018-06-23 補充

讀人類學家 James L.Waston (作者曾於新田作人類學研究)所著的Emigration and the Chinese Lineage 時,Waston 為大夫弟的來的提供了另一個來自新田村民的傳說,以及他的個人觀點。村民的傳說中,大夫弟擁有者的功名是買回來的,費用可能來自橫財。據此維基百科的資料並不正確。

下文中文是我加的翻譯,其餘來自原文

(P.37-38) Compared to the Tangs (屏山鄧氏),the Mans (文氏) of San Tin has been only one person in village history who was rich enough to buy an Imperial title and to build an impressive mansion. Significantly, his wealth had nothing to do with the lineage-he is said to have found a cache of pirate gold. 

在這句的註解中, Waston 補充

This is the case of San Tin’s ta fu ti (大夫弟) (holder of a low ranking Imperial title), who built a splendid dwelling on the outskirts of the village two centuries ago (see Akers-Jones 1964: Report on a visit to San Tin village complex. In Aspects of Social Organization in the New Territories, pp. 43-44. Royal Asiatic Society), Villagers tell at least eight versions of the story relating how this man, who is said to have been an ordinary peasant, discovered his gold. Even though the stories are highly mythologized, it is clear from his genealogy that he gained his wealth by unorthodox means; and given San Tin’s location on a coastal bay in the pirate infested Canton Delta region, he may indeed have found a cache of gold. Armando da Silva (person communication) maintains that a more likely explanation is that the man in question was a salt smuggler. The salt trade was a highly profitable monopoly controlled by the Imperial Government. Although the Mans did not mention a history of salt works in the San Tin area, they may have existed at one time. Salt pans (for sea water evaporation) are often associated with brackish-water paddy fields (da Silva 1962: Tai Yu Shan: Traditional Ecological Adaptation in a South Chinese Island. Asian Folklore and Social Life Monographs, no. 32. Taipei: Orient Cultural Service pp.34-35)


而在大夫第內的畫像最左面的人是誰,亦有二說,一說指這人是文頌鑾七子之一(導賞員持此說),一說指這人是文氏的二十世祖(跑遊元朗持此說)。兩說均有疑點,此處並列二說。

 

  • (導賞員)說這文頌鑾七子之一者,當是對比其他畫像,第二及第四像乃文頌鑾的兩位夫人,而最右乃其長子文紫榮,最左的畫像亦應該是文頌鑾的家人,故認為這是他其中一個考取得功名的兒子。
  • (跑遊香港)說這是文頌鑾的父親,文氏二十世祖文九齡,這說認為最右的是文氏二十二世祖。那麼依據順序,最左的便應該是二十世祖。

 

疑點在於最右的畫像上寫的可不是「文氏廿一世祖長子文紫榮」或是「文氏廿二世祖文紫榮」,而是「文氏廿二世祖長子文紫榮」。照字面理解,文紫榮只是廿二世祖的長子,既不是廿一世祖長子(與導賞員所說不符),也不是廿二世祖(與跑遊香港所說不符)。那麼亦沒有理據依此推斷最左畫像畫的是誰。

 

另外,畫像為何沒有寫上人物頭銜呢?觀其畫風與其餘四像有所出入,人像亦較餘四像為大。也許可以據此推論,左像與餘四像並非同一系列,乃後人所加,故不能依據其餘畫像來推斷此人是誰。想要解決這個疑問,也許只有在文氏的族譜中尋找。香港中文大學聯合書院收藏了不少新界鄉村的族譜,甚至有一份名為「新田村文氏族譜」的文件,但查閱其微縮菲林時,卻發現並非新文文氏的完整族譜(因頁數不多),而且拍攝的質素非常差,看不清楚文件內容。這個問題,還是要留待文氏族人解答。

 

 

參考資料

元 朗 — 濃情鄉都!     

http://www.yl.hk/tft.htm

 

小島討論區--大夫第 法定古蹟

http://isletforum.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2418

 

跑遊元朗

http://blog.terewong.com/archives/17356

 

蕭麗娟—新田

http://familieman.nl/NaarWebsite/Santin.htm

 

維基百科 –散官

https://zh.wikipedia.org/zh-tw/%E6%95%A3%E5%AE%98

 

維基百科—清朝官職表

https://zh.wikipedia.org/zh-tw/%E6%B8%85%E6%9C%9D%E5%AE%98%E8%81%B7%E8%A1%A8

 

維基百科—豬廁

https://zh.wikipedia.org/zh-tw/%E8%B1%AC%E5%BB%81

 

百度知識--营守府是什么官?

https://zhidao.baidu.com/question/397962645.html

 

被遺忘的歷史建築--新界離島篇

 

元朗新田文氏的宗族遺產

http://www.master-insight.com/%E5%85%83%E6%9C%97%E6%96%B0%E7%94%B0%E6%96%87%E6%B0%8F%E7%9A%84%E5%AE%97%E6%97%8F%E9%81%BA%E7%94%A2/

July 2017

深井

Tags: , , , , , , , , , , , , , , |

深井這輯相攝於今年三月,本想留待覓得深井除了燒鵝還有甚麼特色才發表,但四個月後也沒有找到多少資料。我亦只能盡下人事,描述下我的見聞。

深井海邊是麗都花園以及碧堤半島,前者於1988年入伙,後者於2003-2006年間入伙。而位於靠入位置的是深井村、深井新村及深井舊村,新村舊村以河為界, 舊村河西, 新村河東,兩村均屬寮屋。深井村則位於山坡上,全是丁屋。村雖近海,麗都花園以及碧堤半島一排屏風樓將所有海景都霸佔了,村民只餘樓景。

 

深井環境

 

深井村有一座傅氏宗祠,傅氏乃深井村的原居民。而深井新村舊村居民多為當年深井生力啤酒廠的工人及其親屬居住。生力啤酒廠全盛時期,聘有近900員工,當人七成以上為潮洲人。故此在這裡可以找到深井潮洲街坊福利會、深井潮僑盂蘭勝會有限公司(一年一度的盂蘭勝會的搞手),以及 全港唯一一座「天地父母廟」(潮洲人的信仰)

據盂蘭勝會搞手所述,近年另立深井潮僑盂蘭勝會有限公司以處理盂蘭勝會的原因是希望不要讓宗教因素影響潮洲人的團結。「信神者」(信傳統的道教/佛教神明)者可以只參與深井潮洲街坊福利會,而不用與盂蘭勝會的籌備及儀式。同時,搞手亦指出他們在宣傳盂蘭勝會時,將強調盂蘭勝會為潮洲的傳統習俗,而淡化其傳統信仰的一面,使到不同信仰的人都更容易接受及參與其中。我一向以為,淡化宗教傳統的宗教色彩,將丟失傳統的意義,失去宗教功能。一如長洲的太平清醮,遊人只知飄色,卻不理會其祈禳的功能,今年還傳出商販遊人不願齋戒的閙劇。

 

深井傳統

 

深井雖少,也有自己的街市,但這個稱為深井臨時街市的建築原來己經臨時了三十年。街市人流稀疏,但熟食中心總算有些客人。這裡還有兩座小學,深井天主教小學及靈光小學,但沒有任何中學,最近的中學要到荃灣區。中學後假如不嫌棄,亦可以到新搬來咖啡灣的珠海書院進修。

深井還有嘉頓面包廠,據說以前坐車經過便可以聞到陣陣麵飽香。但一來現在屯門公路己經不需繞落深井,二來生產技術改善,少有排出麵飽香味。嘉頓在廠房內設有展覽廳,讓參觀者能夠了解嘉頓麵飽的歷史。在此亦可買到所有嘉頓生產的食品,包括近年引起集體回憶的嘉頓雜餅。

 

嘉頓麵包

 

參考資料

商報:深井潮州人冀重振潮文化
http://www.hkcd.com.hk/content/2015-08/27/content_3484400.htm

深井的工業盛衰史:陳天權
http://www.master-insight.com/%E6%B7%B1%E4%BA%95%E7%9A%84%E5%B7%A5%E6%A5%AD%E7%9B%9B%E8%A1%B0%E5%8F%B2/

商報:深井優化盂蘭勝會有聲有色
http://www.hkcd.com.hk/content/2015-08/27/content_3484495.htm

長春社 Youtube 頻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ZQGvRNvBS0T-V6nTwP-uWQ

長春社:窩拿與深井 – 村民回憶中的生力啤廠長
http://cache.org.hk/blog/waller_and_sham_tseng/

新田魚塘

Tags: , , , , |

香港北方,羅湖以西,鄰近深圳一帶幾乎都是漁塘。然而因為交通不便,且無名勝,遊人鮮至。這天到新田參觀大夫第,參觀後見時間尚早,便到新田外的魚塘閑逛。魚塘並無荒廢,寮屋錯落於魚塘之間,與對岸的高樓大廈成鮮明對比。從魚塘向東南望,可以一覽新界東北的數座山,包括麒麟山、牛潭山、雞公嶺、大刀屻。開揚景觀,讓人忘記香港土地供應不足 。

飼養者的居所多有養狗,在這人迹罕至的地方,狗的領地意識特別重,往往在幾十米外看到人就吠,再近兩步便衝上來。在這裡攝影,你需要一點運氣,以及良好的方向感,避開民居,選擇合適路往前走,卻又不致走進死胡同。再加上一些勇氣及一枝打狗棒,因為就算你具備以上特質,也不免被狗發現,記得保持鎮定,慢慢退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