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020

紀念屯門

Tags: , , , , , , , |

筆者在屯門長大,在屯門住了接近三十年。這年中因為遷就工作地點,由屯門搬至坑口,算是人生的里程碑。

筆者之前住在屯門市中心,可謂是整個屯門交通最方便、商鋪最齊全的地方。樓下便有巴士總站到荃灣、旺角、觀塘、九龍城、港島,行遠幾分鐘便有巴士中途站往尖沙咀。樓下便是屯門唯一的大商場,有齊千色店、吉之島(將來還有Donki)。行遠一點到新墟便有食環街市,餸菜廉宜選擇多。而另一頭的置樂則有賣各種遊戲、玩具的利寶商場。想散步旁邊就有屯門公園(屯門公園是香港少有英式花園的設計,只有尖沙咀公園及香港公園可以媲美)。可謂有齊一切生活所需。亦因此直至讀大學前我基本沒有怎樣離開過屯門,甚至連屯門其他區也很少涉足。可能也是因為兒時離開屯門的機會不多,到讀大學時便喜歡四處蕩。

這輯相是在我搬出屯門之前拍攝的,是我經常出入的地方,算是在我離開之前記錄低我記憶中的屯門。

以我到過香港那麼多地方,以區內配套及居住舒適度而言,只有荃灣與屯門相近。我想是因為兩者發展之初都定位為遠離市區的「衛星城市」,所以規劃設施較為完備。

很可惜的是香港近年新建寫字樓多在九龍東、港島東。而我所在的行業也是遷到這些新的商業區。住在屯門通勤時間便無可避免地突破兩小時,為了節省青春,便搬到坑口居住。我想這也是很多新界人的矛盾心態,撇除通勤大多滿意區內環境,但說到平日的生活質素就心有不滿。七時多便要起床番工、即使沒有OT放工後要到近七時才能返到屋企,馬路常常塞車、地鐵又人迫人。回到家裡己經身心皆疲。

有時想,假如政府真的有心解決這個問題,便應該花錢增建公路,以及資助巴士公司開辦晨早特快路線,減少巴士路線兩頭的站,這樣平均每程車平均可慳20分鐘(一般而言巴士在區內繞10-30分鐘才上高速公路,而離開高速公路後又再繞20-30分鐘才到總站,而特快路線可以在兩頭減少一些站)。一天便可以慳近40分鐘。可惜政府只會跟你說這些事應該交由市場決定。

政府改善這些問題其實並不需要花太多錢,比明日大嶼要便宜得多。但政府眼中都只是各種鴻圖大計。像大灣區、一帶一路、港珠澳大橋、明日大嶼、高鐵這些大計,不是沒有利益,而是計劃的利益不足以扺消成本。與其投入這些大計劃,不如在着手改善改種改樣的「小問題」,集腋成裘,其利益也不會比大計劃小,而且風險還更低。當然,這些小計劃雖然成本不高,但每一個都有大量政治阻力(例如收回丁權、收回棕地、在啟德、將軍澳、油麻地避風塘填海、鏟平山頭起樓、多訓練護士,改善公立醫療、道路徵費、栛助舊樓業主自行組織重建,加建食環街市、減少小販控制、減少管理主義等等),沒有願景,只以政治為事的政府斷然是沒有意欲去實行的。

九龍城隨拍(2020-11)

Tags: , , , , |

沙中線因為偷工減料的問題至今仍未能全面啟用。九龍城似乎因此能夠久延殘存多一段時間。今天到九龍城時留意到九龍城衛前圍道以南己經有不少新的大廈落成,也許是因為這裡較為靠近以後宋皇臺站。衛前圍道以北雖然較少新樓,但也見到一些唐樓己被收購,處於空置的狀態。想必待到沙中線全面通車後便會發展。南北的分別,不是那裡將被發展,而是那裡樓價更高一點而己。

目前九龍城的新樓不多,但也見到士紳化的跡像,街邊除了車房、泰國餐館、各式的老鋪外還開始出現裝潢亮麗的餐廳、咖啡店、時裝店,供住在附近的新資產階級(成長於80、90年代的資產階級)品味生活。但整體而言,九龍城的老區風貌還是保存得不錯,供新資產階級消費的店鋪數目還不算多。

今天的灣仔,便是明天的九龍城。當區內的「高尚住宅」愈來愈多時,居民消費力上升便會使得走高檔路線的餐廳、商店能夠維生,排擠掉原來服務普羅大眾的小店。

上個月花了兩天在灣仔及銅鑼灣逛,雖然這兩個地區也是香港數一數二的老區,但行走其中卻沒有多少行舊區的感覺。這是因為灣仔銅鑼灣的商鋪很多己經超出了我慣常消費的價格,又或者賣的是我完全用不着的物品,以致真正供我這些普羅大眾購物的商品數量不多,行起街來自然就索然無味。

深水埗、油尖旺這些舊區與灣仔銅鑼灣最大的分別就在於這裡絕大部分的店鋪對象都是普羅大眾。商鋪所售賣的物品價錢都是一般人買得起的,即使店鋪有昂貴的奢侈品賣,它們多同時售賣廉宜的制品。最典型的例子便是舊式的錶鋪,錶鋪有幾千元一隻的錶,同時也有數百元可以買到的錶,不論貧富,只有需要買錶也可找到所需。除了價錢相宜外,絕大部分商鋪出售的都是生活所需的物品,即使你今天用不着,明天也可能需要,便有誘因注意店鋪出售的物品。

之前行灣仔及銅鑼灣都拍不到甚麼照片,一來是沒有甚麼感興趣的店鋪,二來是沒有甚麼辦法拍攝到這種「無興趣」的狀態。這次靈光一閃,利用移軸鏡造出超淺景深的效果,竟也模擬到我平日四出尋找靈感時的狀態。

差不到五時,快將日落的時候便出發到今天真正的目的地:「美東邨」,美東邨位於九龍寨城公園北邊,其中一座早期建造的公屋即將清拆。便去看看有沒有甚麼特別的東西。可惜我來的時候己經太遲,大部分的店鋪都己經結業了,只餘下謹有幾間鋪頭頑強地撐着。可以換新的公屋,對居民來說也是件好事,畢境現時公屋不論是面積抑或設計都比幾十年前好得多了。

 

April 2020

觀塘塗鴉

Tags: , , , , , , |

不知各位經過觀塘工業區時,有冇試過走進後巷,發現大大小小的塗鴉呢?

觀塘的塗鴉,最早是於2015年時由發展局的「起動九龍東」計劃策劃而成的。當時發展局使用公帑邀請藝術家到觀塘的後巷繪畫。希望可以活化後巷,減低大街的人流。

後來2017年「全城街馬」的「the BackStreet街後」計劃,以「敢於夢想」為主題,邀請14位藝術家及中小學生,圍繞整個觀塘工業區一條接一條的後巷,創作出一張過千米壁畫畫布。現時所看到的塗鴉大部分都是那個時候畫成的。唯一的例外似似就是敬業里的幾幅塗鴉。

觀塘的塗鴉,基本上全是「計劃」的產物,嚴格來說並不符合塗鴉的精神,塗鴉就是要用手中的噴漆挑戰公權力對公開空間的操控,行為與反抗精神息息相關。記得往年「就係香港」訪問MC仁時講到

塗鴉的價值,不在於作品本身,而是在什麼地方畫。通常難度愈高,價值就愈大。

「自由是有代價的,如果搵枝槍指住你,你仲會唔會畫?塗鴉係俾有春袋的人玩。」

由官方/機構發起的行為,並沒有持久改變觀塘的「藝術生態」,要塗鴉的,仍然是走到中上環一帶。或許再過幾年,觀塘仍然只有這些塗鴉。

塗鴉地圖

 

參考資料

蘋果日報 2017-09-30 【有種壁畫】觀塘後巷一千米壁畫 你有欣賞過嗎?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realtime/article/20170930/57263016

獨立媒體 2015-03-12  – 周文慶 關於觀塘搞塗鴉的幾個問題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32316

起動九龍東 – 後巷計劃@九龍東

https://www.ekeo.gov.hk/tc/quick_wins/Back_Alley/index.html

東方日報 2015-04-07  – 美化後巷:斥百萬塗鴉 觀塘乳酸里變泊車里

http://www.xanga.com/private/homemain.aspx

 

February 2020

開平 / 台山 的碉樓、洋樓

Tags: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早前到開平及台山睇碉樓,回港己經兩個月,跟身邊的朋友介紹這趟行程時發現不少人都沒有聽過碉樓這種建築。那我就權充一次旅遊博客,介紹一下開平、台山及這次的行程安排。

碉樓,固名意義是碉堡似的樓,碉樓由三至七層不等,有着厚厚的外牆、細小的窗口,窗口有鐵窗、鐵欄。部分碉樓設有射擊用的槍口、瞭望台。是村裡防御力最強的建築。

碉樓最早出現在16世紀,但開始普及是在20世紀初。清末民初之時,土匪橫行,村落有錢者都修建碉樓作防衛之用。碉樓多見於四邑(開平、台山、新會、恩平)一帶,究其原因,乃四邑人早在19世紀末己大量到外國搵食,20世紀初時,部分四邑人在國外賺到大錢,各個鄉村都有充足資金以大興土木。

20世紀40年代以後,由於抗日戰爭及國共內戰,華僑很多都逃難至國外,碉樓的資金來源逐漸斷絕。其後共產黨上台,莫說再建碉樓,華僑就連家也歸不得了。故此碉樓絕大部都是20世紀20-30年代建成的。

碉樓只是統稱,細分還可以分為不同的種類。如以建築物料來分類則有磚、混凝土、夯土、石。如以功能來分類則有純作防衛用途,平時不住人的,亦有用作住宅的。對於遊客來講,這些分類其實都不太重要,因為碉樓最吸引人的是其獨特的外觀。碉樓沒有固定的樣式,往往跟據設計者的喜好揉合中西風格,設計者的喜好、經歷不同,設計出的碉樓也就不同。其獨特性使它在2007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

四邑除了碉樓,亦有為數眾多的「洋樓」,洋樓與碉樓的分別在於其防衛功能的有冇。風格上仍然是中西合璧的。

我在開平/台平待了整整四天,時間都過得非常充實,當地稍有名氣的景點基本上都逛過了。幾天下來,見到的遊客並不多,即使是最著名的立園也算不上迫,簡直是大陸景點中的奇葩。遊覽時發現一些似是爛尾的景區,如開平碉莊及黃金小鎮。我的估計是開平在2007年被立入世界被化遺產後,不少商人認為有利可圖,便投資收購碉樓,在碉樓附近發展酒店、娛樂設施,打算利用參觀碉樓的人流帶動其他業務。但是旅客增長比預期少得多,便讓建築處於半荒廢狀態,只維持最低限度的「服務」,即派幾個人駐守,當成普通的碉樓景點。而酒店、餐廳則通通沒有營業。

開平最著名的碉樓群,如立園、馬降龍、自力村都是由政府管理,即使入流不及預期,建築物亦能得到妥當的打理,不致關門。

 

以下是我在開平/台山四天的行程

 

Day 1

早上:錦江里(瑞石樓)、中和村(中堅樓)、馬降龍村。

注:瑞石樓仍由私人擁有,據說只有星期六日才有人駐守及開放參觀。

下午:立園

 


Day 2

早上:自力村、開平碉莊、方氏燈塔

注:開平碉莊屬半荒廢狀態的景區、門票可以講價、碉樓值得一睇

下午:立園東邊一帶的東成里、仲和村、廸光樓

注:這一帶沒有甚麼特別著名的碉樓,但這一帶村接村,有不少碉樓分佈在這一帶。抱着順其自然的心態遊走,發現了一座仍然有人住的碉樓(遜志軒)及一座廢棄了的宏偉祠堂(自愚周公祠)。


Day 3

早上:赤坎

注:赤坎鎮出名在沿河邊一字排開的騎樓,以及關族圖書館、司徒氏圖書館。原本己是開平一帶著名景點,然而政府銳意將赤坎「打造」成更高級的旅遊區,收購赤坎內所有的樓宇,打算大翻新。居民被迫遷出,旅客亦因工程原因亦不能進入。 我們只能夠抄小路入了赤坎的邊垂,沿河拍了些照片。

下午:到迎龍樓及塘口鎮附近踩單車四處逛逛。


Day 4

早上:出發到台山、沿路經過鄧邊村,是個己經荒廢的村落,部分廢屋有似吳哥窟被樹木侵佔。

中午:端芬鎮

注:端芬鎮的騎樓是「讓子彈飛」的取景地。長方形的廣場四周皆是騎樓,頗為狀觀。騎樓多己改成商鋪售賣特產。

下午:廟邊村欣賞洋樓。

注:廟邊村著名的是洋樓「翁家樓」,翁家樓有幾座,其中兩座己經荒廢。另外廟邊村有「廟邊小學」亦極為漂亮,但要進入就需要一點「技巧」。


若非發燒友,基本上可以跳過我Day 3的行程,三天來逛開平內山就夠了。 包車是必需的,可以到當地再找,大概是250-400一天,視乎路程。

 

 

 

 

 

 

理工大學賽馬會創新樓

Tags: , , , , , , , , , |

香港理工大學2014新建成了「賽馬會創新樓」,為理大設計學院及賽馬會社會創新設計院的總部。該大樓是知名伊拉克裔建築師Zaha Hadid在香港首個項目。Zaha Hadid 設計的項目以公共建築為主,其設計的項目包括廣洲大劇院、Nordpark Railway Stations、ROCA London Gallery 、MAXXI: Museum of XXI Century of Arts等。他設計的建築多以白色為基調、充滿形態各異的線調、前衛得來又不失莊嚴,「賽馬會創新樓」亦不例外。

香港是個容不下現代建築的地方,不是說香港建築不「現代」,而是在香港地產商用盡地皮發現潛力的方針下,新建築只能像火柴盒船垂直向高空發展,用盡規劃容許的高度。同樣不需要甚麼出位的設計,因為這意味着不能模組化的大量生產,需要更多的工序、更多的錢、更多的時間。更甚者,好的設計需要留白,需要犠牲空間的實用性以換取舒適度,香港的消費者多不賣帳。

放眼海內,大學的設計學院的不少有着獨特迷人的設計。香港除了理大外,城大的「邵逸夫創意媒體中心」、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均是如此。我想這要歸因於大學不以謀利為務,且有藝術背景的人更重視設計。

這輯相拍攝於19年4月,未有雨傘革命,未有理大攻防戰,未有理大的進出管制,現時校外人士似乎己經無法入內拍攝了。

中上環塗鴉

Tags: , , , , , , |

早在2016年時己為意到中上環出現塗鴉,不是那些在我看來缺乏藝術性的文字塗鴉,而是塗鴉畫。16年時前曾經到出動拍攝。然而因為拍攝到的塗鴉畫數量不多,一直沒有整理上傳。直至今年新年間到中環拍攝,又發現很多當時沒有發現的塗鴉。查當年的GPX紀錄,原來16年時我根本沒有到中環一帶拍攝,實在失策。

中環一帶的塗鴉無論是數量抑或質素都比16年的上環、西環一帶高。也許這些的比較不公平,我也該找機會再訪上環、西環层寶。幾年過去,說不定有新收獲。

對於塗鴉,我的態度非常「務實」,靚的塗鴉是好事,醜的塗鴉是壞事,不影響他人的前提,社區有多些「藝術」點輟。美的藝 術能為社區帶來生氣,醜的藝術令人以為社區充滿罪惡。可幸的是中上環一帶的塗鴉大多是美的。

 

 

January 2020

望德「糖」搗蛋日 2019

Tags: , , , , |

2019年10月尾隨家人到澳門探親,住舊葡京附近,下午趁着家人午睡的時間四處逛逛,發現在仁慈堂婆仔有屋萬聖節活動『望德「糖」搗蛋日』,在婆仔屋空地搬放了很多嚇人的塑像,塑像造得栩栩如生,簡直充滿誠意。

婆仔屋外亦有各樣的攤位遊戲。搗蛋日己是第五屈,除了嚇人塑像跟攤位遊戲外,亦有「親子喪B行」,讓小朋友穿上萬聖節裝扮,到指定地點領取糖果。

可惜這次到澳門另外有事,只匆匆逗留了半小時便要離開。

 

 

樂安排

Tags: , , , |

到樂安排,原是想看看這裡有沒有廢墟,可以原本可能是廢墟的舊濾水廠己經未政府部門佔用了。

沒有廢墟,走到跳蚤市場裡看,市場面積很大,但只有數間店鋪仍在營業,售賣衣服、廚具、雜物。特別之處是這裡竟然還有小食店,莫非是服務附近的住宅?

跳蚤市場沒有甚麼好看,反而市場外邊有很多塗鴉,畫功精美,是今日最大的收獲。

鹽田梓 2019

Tags: , , , , , , , |

鹽田梓早幾年開始才有街渡前往,一直都算不上是熱門的景點,但若果純粹想輕輕鬆鬆地到大自然休息下,這裡會是很好的選擇,可以行山,可以玩水,玩攰了有士多補給。同時教堂保全良好,鹽田的遺址尚在,遊人亦可憑吊舊時村民的生活。

去鹽田梓的時候正值2019年的鹽田梓藝術節,島上到處都擺有藝術品,除了幾幅以宗教題材的玻璃畫外,我實在看不出其他的藝術品與鹽田梓有甚麼關係。

去的時候天氣一般,找個天清氣朗的日子去,定要比這輯照片更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