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021

香港虎豹別墅

Tags: , , , , , , , |

2021年4月初虎豹別墅搞了兩天開放日,便趁着復活節假期跟朋友一同遊覽。在上篇《新加坡虎豹別墅》中己約略介紹過香港虎豹別墅。在此就只介紹一下這次參觀的見聞及發現。

虎豹別墅的裝潢仍然保存良好,別墅內的門窗、樓梯、地板都是原裝的。雖然用途己經轉變為音樂學院。但也能夠想像到胡氏還在此生活時別墅的奢華。別墅的設計中西合璧,外型似傳統宮殿,有中式橫樑及瓦片,大廳有着蝙蝠、金錢等吉利裝飾(甚至有金錢狀的門)。卻也有着西式的紅磚外牆、玻璃畫、噴泉、雲石地板。

當天除了參觀虎豹別墅外,還到了附上的山坡上尋找大坑怪亭。大坑怪亭的相在這輯相的最後面。大坑怪亭一共有三個,根據事後與虎豹別墅的舊地圖對比,可以肯定是曾經虎豹別墅的一部分。

在參觀虎豹別墅的時候買了一本由Judith Brandel 及 tina Turbeville 在1998年時出版介紹胡文虎、胡文豹發展永安堂(最初生產萬金油的公司)的故事及介紹香港、新加坡胡豹別墅 / 萬金油公園。當中提到一些之前我沒有留意到既佚事。謹錄如下

  • 萬金油花園的正式名稱為胡文虎花園 (Aw Boon Haw Garden)
  • 虎豹別墅是胡文虎興建給其第二位妻子(Second Wife)的
  • 雖然胡仙及其母親住在虎豹別墅,但別墅的業權擁有人為Haw Par Brother International,由胡仙及其家族成員共同持有。擁有此公司的其他家族成員在1961及1978年曾謀求出售物業,1961年胡仙的反抗成功,但1978年失敗,萬金油花園近山的一處被出售(按:餘下部份於1998年出售)
  • 香港萬金油花園與新加坡不同之處是香港建築以中式為主,但新加坡則融合了中、西、緬甸的風格。

 

網絡上關於萬金油花園的照片不多,這本書的作者收集了不少照片,很有價值,揀了幾張特別的與大家分享

萬金油花園山腳的境觀

曾經萬金油花園建有中式塔樓

由塔樓上鳥瞰萬金油花園

下層是十八層地獄的壁畫

左面的胡子欽紀念碑及後方的緬甸式佛塔早己拆卸

原初萬金油花園的地圖

1978年出售部分虎豹花園後剩餘的部分,比較可見出售部分。

 

另外就是當天在虎豹別墅拍攝的照片了

October 2021

黃大仙祠花燈廟會 2021

Tags: , , , |

黃大仙廟在今年的中秋節以慶祝成立100周年的名義舉辦花燈廟會。平日4點半關門的黃大仙廟因此開到9時,不止有各種表演,且花燈處處。花燈質量甚高,是比維園更值得去的賞燈之處,同時亦可見識黃大仙廟鮮有展視的夜景。

 

 

September 2021

邵氏片場(下篇)

Tags: , , , , , |

邵氏片場己被拆卸,以下是其主要的景點,好讓大家有個概念片場內的建築。

 

 

以下則是剩餘的照片,己盡量將同一建築內的照片歸在一起。

August 2021

邵氏片場(上篇)

Tags: , , , , , |

 邵氏片場的設立直至結業

1958年,邵逸夫成立邵氏兄弟(香港)有限公司,並在清水灣投得地皮。當時清水灣道己起好,但邵氏片場的位置仍然是個矮山。三年後,邵氏片場開幕,邵氏憑着其垂直公司體系(整合製片、發行、影院),加上優良的市場觸覺,逐漸成為當時世界上最大的華語電影公司,將華語片銷售到香港、東南亞等地。

香港現在的電影生態中製片(電影投資、製作)/發行(安排電影到戲院放映)/影院多由不同的公司負責。比如說最近上映的《殺出個黃昏》,由自家製控股、太陽娛樂文化、非凡娛樂、安樂影片聯合製作,由安樂影片發行,在香港大部分戲院皆有上影。各自皆以利潤先行,沒有太大壁疊。

但倒退回到60-70年代,因各自的意識型態、目標觀眾不同,加上當時競爭激烈、戲院的經營者都不會上映由競爭對手投資的電影。面對當時電影龐大的需求量(當時還未有電視),影院經營者為了穩定片源的供應,紛紛自資設立製片廠,以供自己的戲院播放。

邵氏的電影以流水作業的方式生產,片場24小時分3班全天候運作。片場內設有十五個攝影棚、兩條外景街、配音、剪輯放映、收音、洗印等全部製片設備,僱用了1200名員工,全盛時期一年可以拍攝45部電影,3至4個月就能拍攝好一套電影。

當時不論是演員、導演均受薪於邵氏,不設分紅。以故到70年代,當導演及演員希望自立門戶,從而獲得更大利益,而邵氏的制度卻不容許這樣的合約時。當時一些新的演員/班底都選擇投向邵氏的競爭對手。如李小龍/許氏兄弟/ 洪金寶/ 成龍投向嘉禾。相對於邵氏控制着電影製作及發行,嘉禾採用獨立制片人制度,由制片人負責選取劇本、導演、演員及制作班底。嘉禾只負責投資和宣傳,電影的具體拍攝工作,全權交由制片人選取的團隊負責,之後嘉禾與制片人根據一定比例,對票房進行分紅。

除製片人制度的興起及院線制度的逐漸瓦解外,70年代末至80年代正值新浪潮導演湧現,許鞍華、譚家明、徐克、黃志強等導演帶來了不同於邵氏拍攝風格、題材的電影。邵氏電影與他們相比顯得守舊、跟不上潮流。最終於1987年結束生產電影。

邵氏將業務重心放到無線電視身上,將片場租予無線制作電視節目,直至無線於2003年建成將軍澳電視廣播城才遷出邵氏片場。

 

申請發展的一波三折

邵氏片場由2003年丟空至今年拆卸發展,中間經過多代的規劃審批,其中頗為錯中曲折,牽涉到發展密度、古蹟保留、活化等等的爭議以及邵氏的股權變動。當中可見在香港重建並不是件簡單的事情,尤其是其中牽涉古蹟的時候。

年份

事件

1999年

邵氏宣佈有意發展清水灣片場用地。

2001年

清水灣半島北首個發展大綱草圖(Outline Development Plan)容許片場用地發展低密度住宅,草圖將會遞交予城規會審批

2002年

邵氏反對草圖中對建築物高度的限制,要求放寬部分地皮的最高建築物高度至六層,高度為十八米,以及提高地皮的發展彈性。

2004年

 

 

邵氏計劃將目前位於清水灣的電視城舊址及邵氏片場轉為豪宅用途,預計可建築面積為 120萬至 130萬平方呎,可興建1000個單位,首期將於於2007至08年落成。

邵氏計劃在一個月內向城規會遞交更改土地用途的申請,將清水灣電視城舊址及邵氏片場轉為豪宅土地用途,

2006年

 

 

城規會批准可建40幢3至8層高的住宅大廈,提供956個住宅單位;另設25.53萬平方呎商業樓面,並將分2期發展,首期640個單位。是時預計最快可於2009年推出市場。

邵氏與政府仍需要就補地價及換地安排達成協議。

2009年

邵逸夫將邵氏私有化

2011年

無線電視主席邵逸夫持有的全數兩成六股權,以及一幅清水灣邵氏片場地皮於上月底易手,由人稱「殼王」的德祥企業主席陳國強、台灣女首富王雪紅和私募基金ProvidenceEquityPartners 合組的財團,以約九十五億元購入。

2014年5月

 

 

復星國際亦告出手,以約十五億元向「殼王」陳國強持有的邵氏(兄弟),購入清水灣電視城地皮

清水灣電視城佔地約八十四萬五千方呎,由七個地段組成,由復星購入的包括四個地段,面積約六十三萬方呎,舊邵氏片場亦坐落於此,以易手價計算,單計每呎地價已經約二千三百八十一元。其餘三個地段,現由南華早報持有。

2014年6月

 

 

經過長達七年半的談判及討論,業主與政府對換地申請的細節已接近達成協議,今年將展開與政府協商補地價。

,規劃許可即將過期。邵氏申請延長展開發展的期限,讓申請人得以完成換地申請,並就2006年獲批的總綱發展藍圖作出修訂,以符合現時設計要求╱標準及反映地申請中取得的進展,所涉修訂均相當輕微。

2015年3月

古物諮詢委員會通過將邵氏片場評為暫定一級歷史建築,但認同無需保留片場內全數23幢建築,日後可再就個別建築進行評級,希望業主考慮保留舊行政大樓、第三宿舍敦厚樓、一號及二號製片場,以及邵逸夫別墅等至少四幢建築物,以反映邵氏片場的歷史及成就。

2015年6月

業主考慮到古物諮詢委員會的擬議評級後,已撤回原先提的拆卸申請,並同意考慮在該處採用寓保育於發展的方案。

2015年9月

古物諮詢委員會通過邵氏片場「雙軌制」評級,片場整體維持一級歷史建築評級,但片場內23幢建築物僅行政大樓評為一級歷史建築

2017年

新修訂擬建668個住宅單位,134個宿舍及酒店,只原址保留行政大樓,一號錄影廠兩面外牆及宿舍樓群。

2018年

 

 

再修訂建議(亦是最終方案):

新發展方案將採用「寓保育於發展」的概念,其中最具標誌性的邵氏行政大樓、片倉及配音室等將原地保育,並改裝為文物展示場地。申請人亦申請略為放寬地積比率、總樓面及建築物高度限制,將提供749個住宅單位及183 間酒店客房。

2021年

邵氏片場遭拆卸

 

 

參考資料

文匯報 | 1998-08-13 :香港影城七千八萬投得地皮

星島日報 | 1999-02-12 :靜靜遣散員工

香港經濟日報 | 1999-08-06 :邵氏片場 告別電影大變身 六叔呼風喚雨地 見盡星塵起跌

香港商報 | 2000-08-17 :邵氏牽頭財團千八萬再投相鄰地合併發展 將軍澳建旅遊新影城

信報財經新聞 | 2001-09-26 :清水灣片場七公頃地准建住宅

信報財經新聞 | 2002-05-24 :邵氏反對清水灣邵氏片場規劃

香港商報 | 2004-09-18 :進軍地產 邵氏電視城改建豪宅 07年落成建築費逾15億

明報 | 2006-06-25 :有影城無電影

明報 | 2006-10-21 :電視城舊址批建近千單位首期09年落成邵氏SCMP料受惠

香港經濟日報 | 2006-10-21 :清水灣片廠批建住宅 涉近千伙

大公報 | 2011-02-09 :無線委任陳碧鏵為總經理 拓國際業務 與陳志雲平起平坐

Yazhou Zhoukan | 2014-01-19 :邵逸夫的電影人角色

巴士的報 | 2014-05-16 :清水灣電視城地皮易主 復星15億奪地建豪宅

Wen Wei Po | 2014-06-11 :舊電視城換地協議近達成

Ta Kung Pao | 2015-03-05 :邵氏片場評一級歷史建築 業主撤回清拆令重建現變數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 2015-04-20 :邵氏片場四大建築可望保存

Ta Kung Pao | 2015-09-18 :邵氏片場維持一級歷史建築

大公報 | 2003-03-26 :由廣播道到清水灣到將軍澳 藝人聚首迎送無線一廠

Ming Pao Daily News | 2018-05-19 :邵氏片場申重建749伙住宅添酒店元素

Sing Pao | 2018-05-19 :邵氏片場重建方案 寓保育於發展

Hong Kong Economic Times | 2017-08-14 :邵氏片場申商住項目 未獲支持

May 2021

馬鞍山礦洞

Tags: |

近年市面開始多了些研究馬鞍山礦洞歷史的書本、報道。馬鞍山村也開了鞍山探索館讓遊人認識馬鞍山早年的歷史。只是礦洞內環境惡劣、危險重重,沒可能搞公開的導賞團(負不起責任),只有少數專業人士在礦洞內探索出可行路線,私下間有「親友團」探洞,這次探洞便屬於親友團的性質。

馬礦內保留了不少當年礦場的設施,如鐵軌、運礦車、選礦器材。礦洞分了數層,最頂層的的是240礦洞(以礦洞入口的海拔尺數來命名),其餘較大的有192、144、110 礦洞。這次探洞先由240出發,然後落192坑道 ,在192 兜了一段時間(192非常多叉路)後,便落到144坑道,最後由110離開。其間既要涉水、匍匐爬行穿過裂縫、在接近垂直的坑道游繩而落,既考驗體力,又考驗心理質素。

據團友所言,馬礦之大是來這裡十次八次才能行勻(當然若只想去主要景點,一兩次就夠了),而且馬礦內會有塌方,一些原本通行的路會被截斷,不同季節部分路斷的水位也有不同。所以若果對礦洞的方向,出入口沒有概念,遇上這種情況便會進退失據。故此,若缺乏有經驗者帶路切勿探洞,

 

 

March 2021

懲教所

香港有好些廢棄了的懲教所,都在深山角落。這是唯一能進的。

懲教所規模不大,不是用來關押窮惡極惡的犯人,故此監倉也是大倉為主,只有少數雙人倉。

破破落落的建築,倒是襯托監獄的氣氛。

懲教所附近有員工俱樂部,以及燈塔兩座(不在懲教所範圍內)。

 

靶場

這是較少人知道的廢墟,內裡雖然有點狼藉,但槍會的物品不少物品還保留。

據說槍會正在申請復辦靶場,也許不久的將來這就不再成廢墟了。

 

 

 

大嶼山道場廢墟

之前有介紹過大嶼山的道場( 見此文

少數道場己經成為廢墟,這是其中的三間。

第一間

這是保存得最好的一間,佛像及奉佛的案台都保全完好。佛像旁有神主牌,雖然寫着「歷代祖師」,但其中有信徒的神主牌,另外有在此修行的女尼照片。房內也有不少居住痕迹。

 

第二間

這家的陳設與第一間相近,但佛像己被移走。亮點是供奉佛像案台的精美雕刻。道場內有幾張寶蓮禪寺「傳戒圓滿」的合照,某程度也顯示着寶蓮寺的江湖地位。另外有創建人釋淨猷、釋初慧告示物業只供修道之用,不得變賣。這倒是有先見之明,當天也見到有道場內部己被改建成住宅,掛羊頭賣狗肉。 

最後值得一提是信眾送給寶蓮禪寺初慧大和尚(不知為可流落至此)的皇家警察的肩章,實在沒有看懂為甚麼要送這種東西給出家之人。

 

第三間

最後一間除了奉佛的案台及佛像改並非甚麼物品遺下。比較有趣的是道像修在大石旁,大石成為道場建築的一部分,省下一面牆的成本。

 

 

廢墟系列 – 序 & 流浮山警署

Tags: |

不知不覺,參與「探廢」己經一年有多了。香港較為有名的廢墟都去得七七八八。回望這年多相片,值得分享的竟然不多。倒是「探廢」圈子的守則及矛盾頗值得一記。

「探廢」在香港歷史不算短,但圈子一直很細。直至近兩三年才壯大不少。我認為是因為愈來愈多媒體都有報導探廢故事,使得一般人得以認識「探廢」這們「興趣」。更重要的是這些報導很多都有道出廢墟的地點,使得生興趣者能夠探圖索驥。

探廢圈子的流存的「公開守則」(當然並非所有人遵守)是不要公開廢墟的地點以及不要取走廢墟內的物品或破壞廢墟。因為早期探廢者認為愈多人知道廢墟的地點,廢墟就愈容易被人破壞。以致來後來者無法體會完整的廢墟。畢境除了探廢愛好者,還有「廢墟老鼠」會將廢墟物品偷走變賣。

近年則多了兩個理由,屢有發生當廢墟地點被公開後引來大批遊人,以致保安增強,廢墟被封鎖;也有公開後廢墟被人塗鴉,失去原貌。他們的顧慮固之然能夠理解,但這亦導致了沒有認識圈內人仕者極難找到廢墟的地點,遑論到達後找路入廢墟。

所以,報道公開的廢墟地點,便是大多數人的「入門景點」了。除了傳統媒體外,facebook / youtube也有很多群組分享廢墟的資訊,大多只是廢墟的內部照片,沒有甚麼資訊可以用來估計/辦別廢墟的位置。但也有人不顧「公開守則」公開廢墟地點。

我不屬於探廢發熱友,沒辦法發大量時間查找廢墟(不論是在網絡查找廢墟地點或是親身踩場尋找廢墟),自然希望分享照片的人即使不公開廢墟地點,也最少提供足夠線索。

雖然這樣會導致遊人增加,但唔公開廢墟,即使佢幾靚、幾有歷史意義都沒有人知道,那麼跟不存在沒有分別。展示相片而不提供任何資訊供人尋找廢墟的,那就不如不要展示相片,不然只是炫耀,而非分享。

譬如我個人覺得,有業主管理,但沒有保安的廢墟則視乎情況可以提供一定線索,避免太多人到令保安增強。沒有業主管理,沒有保安的廢墟一般可以公開,有保安的也可以,反正一般人也沒有能力避開保安。至於己經拆䣃的,更是可隨意公開了。要使得廢墟探索更加「可持續發展」,還需要各位探廢的人注意自己的行為,不要破壞廢墟,否則就更少人願意提供資訊了。

香港的廢墟,主要以學校,政府建築物、別墅、舊唐樓住宅為主,各有捧場客。 即將來臨的系列是我年來拍下,覺得尚算滿意的照片,也算是這一年來探廢的小結。回顧這年多的經驗,探廢其實是付出多,收穫少,吃力不討好的行為。香港當然不少保留很多舊物,或者設計特別的廢墟。但同樣不少的是空蕩蕩,沒有甚麼特色、沒有舊物保留的建築,而且多數還冇雷公咁遠,吃閉門羹也是常有的事情。當然也不會後悔啦,畢境我在香港個社區遊走也是吃力不討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