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021

HK Walls & 西貢塗鴉

Tags: , , |

HK walls 是香港一個推動街頭藝術(主要是塗鴉),由2014年起,除了2020年外,每年都會在香港一處地方,舉辦街頭藝術節,找到該處的商戶,物業擁有人提供牆壁的空間讓藝術家畫上塗鴉。

下面整理了不同年份街頭藝術節的地點及作品照片及地圖

年份 地點 作品 地圖
2021 西貢 Page Map
2019 灣仔 Page Map
2018 中西區 Page Map
2017 黃竹坑 Page Map
2016 深水埗 Page Map
2015 上環及赤柱市集     Page NA
2014 上環 Page NA

現時在市區見到的塗鴉,為數不少也從HK walls的策劃而來,除了赤柱市集、深水埗外HK walls的塗鴉基本上都睇過了。

拍攝時部分塗鴉己經消失,亦有遭阻擋和是受損的。當中也有些塗鴉並非HK walls策劃的。

[foogallery id=”5777″  attachment_ids=”8424,8423,8422,8421,8420,8419,8418,8417,8416,8415,8414,8413,8412,8411,8410,8409,8408,8407,8406,8405,8404,8403,8402,8401,8400,8399,8398″ sort=”title_asc”]

 

April 2020

觀塘塗鴉

Tags: , , , , , , |

不知各位經過觀塘工業區時,有冇試過走進後巷,發現大大小小的塗鴉呢?

觀塘的塗鴉,最早是於2015年時由發展局的「起動九龍東」計劃策劃而成的。當時發展局使用公帑邀請藝術家到觀塘的後巷繪畫。希望可以活化後巷,減低大街的人流。

後來2017年「全城街馬」的「the BackStreet街後」計劃,以「敢於夢想」為主題,邀請14位藝術家及中小學生,圍繞整個觀塘工業區一條接一條的後巷,創作出一張過千米壁畫畫布。現時所看到的塗鴉大部分都是那個時候畫成的。唯一的例外似似就是敬業里的幾幅塗鴉。

觀塘的塗鴉,基本上全是「計劃」的產物,嚴格來說並不符合塗鴉的精神,塗鴉就是要用手中的噴漆挑戰公權力對公開空間的操控,行為與反抗精神息息相關。記得往年「就係香港」訪問MC仁時講到

塗鴉的價值,不在於作品本身,而是在什麼地方畫。通常難度愈高,價值就愈大。

「自由是有代價的,如果搵枝槍指住你,你仲會唔會畫?塗鴉係俾有春袋的人玩。」

由官方/機構發起的行為,並沒有持久改變觀塘的「藝術生態」,要塗鴉的,仍然是走到中上環一帶。或許再過幾年,觀塘仍然只有這些塗鴉。

塗鴉地圖

 

參考資料

蘋果日報 2017-09-30 【有種壁畫】觀塘後巷一千米壁畫 你有欣賞過嗎?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realtime/article/20170930/57263016

獨立媒體 2015-03-12  – 周文慶 關於觀塘搞塗鴉的幾個問題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32316

起動九龍東 – 後巷計劃@九龍東

https://www.ekeo.gov.hk/tc/quick_wins/Back_Alley/index.html

東方日報 2015-04-07  – 美化後巷:斥百萬塗鴉 觀塘乳酸里變泊車里

http://www.xanga.com/private/homemain.aspx

 

[foogallery id=”5777″ attachment_ids=”6578,6577,6576,6575,6574,6573,6572,6571,6570,6569,6568,6567,6566,6565,6564,6563,6562,6561,6560,6559,6558,6557,6556,6555,6554,6553,6552,6551,6550,6549,6548,6547,6546,6545,6544,6543,6542,6541,6540,6539,6538,6537,6536,6535,6534,6533,6532,6530,6529,6528,6527,6525,6524,6523″ sort=”title_asc”]

February 2020

中上環塗鴉

Tags: , , , , , , |

早在2016年時己為意到中上環出現塗鴉,不是那些在我看來缺乏藝術性的文字塗鴉,而是塗鴉畫。16年時前曾經到出動拍攝。然而因為拍攝到的塗鴉畫數量不多,一直沒有整理上傳。直至今年新年間到中環拍攝,又發現很多當時沒有發現的塗鴉。查當年的GPX紀錄,原來16年時我根本沒有到中環一帶拍攝,實在失策。

中環一帶的塗鴉無論是數量抑或質素都比16年的上環、西環一帶高。也許這些的比較不公平,我也該找機會再訪上環、西環层寶。幾年過去,說不定有新收獲。

對於塗鴉,我的態度非常「務實」,靚的塗鴉是好事,醜的塗鴉是壞事,不影響他人的前提,社區有多些「藝術」點輟。美的藝 術能為社區帶來生氣,醜的藝術令人以為社區充滿罪惡。可幸的是中上環一帶的塗鴉大多是美的。

 

[foogallery id=”5777″ attachment_ids=”6257,6263,6262,6261,6260,6259,6258,6256,6255,6254,6253,6252,6251,6250,6249,6246,6245,6244,6243,6242,6241,6240,6239,6238,6237,6236,6235,6234,6233,6232,6231,6230,6229,6228,6227,6226,6225,6224,6223,6222,6221,6220,6219,6218,6217,6216,6215,6214,6213,6212,6211,6210,6209,6208,6207,6206,6205,6204,6203,6202,6201,6200,6199,6198,6197,6196,6195,6194,6193,6192,6191,6190,6189,6188,6186,6185,6183,6182,6181,6177,6176,6175,6174,6173,6172,6171,6170,6169,6168,6167,6166,6165,6164,6163,6162,6161,6160,6159,6158,6157,6156,6155,6154,6153,6152,6151,6150,6149,6148,6147,6146,6145,6144,6143,6142″ sort=“title_a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