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021

「道院」與「紅卍字會」

Tags: , , , , , , , , , , |

紅十字會聽得多,紅卍之會(「卍」字音「萬」)不知各位有沒有聽過。在2021年11月時長春社舉辦了一次紅卍字會的導賞團,參與後發現雖然紅卍字會在香港知名度不高,但實有不少可書之處,因此特別撰文介紹。

「紅卍字會」發源於中國內地,初創於民國年初,是「道院」(後面會詳細介紹)會眾發願行慈的機構。「道院」的歷史最早可以追溯到1917年間在山東濱縣扶乩時「至聖先天老祖」的降乩。後來參與扶乩的會眾於1921年成立「道院」及「紅卍字會」,希望發揚「至聖先天老祖」䧏下的大道。 「道院」與「紅卍字會」於1931年來港,成立香港分會。

「道院」與「紅卍字會」是兩個不同的概念,互為表裡。「道院」是組織向內的一面,會眾在此修道。而「紅卍字會」則是組織向外的一面,會眾借此「行慈」。

「道院」的經典來自扶乩時從神明得來的訓示及經文,前文提過「道院」信奉的是「至聖先天老祖」,但其實「道院」的神祇體系中還有其他的神明。 從下圖中可見,主神是「至聖先天老祖」,其下分別有即五教之主項先師橐(項先師是孔子的老師,姓項名橐)、謨祖(即穆罕默德,「謨」/「穆」是同音異字之譯)、太上老君、釋迦如來、耶祖(耶穌)。五教之主下有施洗約翰、關帝、孔子、觀音等神,掌宣院、慈院、壇院、統院、坐院、經院。六院就像企業內的不同部分,有不同的職能。

所有這些神祇皆會透過降乩降下經文,成為「道院」的經典,亦會降下訓示指點「道院」或「紅卍字會」的運作。

「道院」雖然信奉「至聖先天老祖」,有自己的經典,但同時認同五教(儒釋道回耶)的合法性,認為「至聖先天老祖」的道法是先天道法,而五教的教誨屬於後天道法,是依據先天道法在不同的環境下創立。先天道法可以統攝五教的後天道法,彼此並非對立。信仰先天道法後仍然可以信仰五教。(畢境五教的「教主」都在神祇體系內)。不止如此,道院認為五教信奉的神,即基督教的「上帝」、儒家的「上蒼」、道教的「無極天老祖」、佛教的「真如」、回教的「真主」皆是至聖先天老祖的化身。

修行先天道法有兩個面向,首先是研讀先天道法的各種經典,依據經典要求的方式生活,我從「認識道院  世界紅卍字會」一書節錄了一些關於修行的章節名稱,可一窺經典的要求,章節名稱有:「日修日省、不自欺不自恕」、「立品化人、匡正社會風氣」、「救世救人、追求世界和平」、「戒除惡習–四戒」、「律己克己–六箴」、「修人修心–十誠」。大體而言,就是佛教修行、儒家修身的那一套。

除了學習,修身的方法還有「先天靜坐法」,「先天靜坐法」在「道院」的修行體係中頗為重要,是每個會眾每天必修的功課。「先天」靜坐對比的是「後天」靜坐(打坐),先天靜坐法最顯而易見的特點就是不需要盤腿,更為自然。然以其描述的效果而言,似乎與道、佛的靜坐法差異不大,如:心靈充實、更有精神、更加健康、不易發怒、元氣充沛、懂得克制心情、懂得感恩知足、懂得體貼別人、吸收先天炁、可以清心、寡欲、養靈、復性、變化氣質、卻病延年、返回先天、天人合一。

讀「道院」的歷史發教義時,倒也讓我想起回教興起的歷史。穆罕默德接受真主的天啓而誦出古蘭經(「道院」則是透過扶乩)。雖然伊斯蘭教的教義與基督教、猶太教相去甚遠,卻也不否定基督教、猶太教,而是認為大家信奉的都是同一個神(另類的三教合一),只是不同時代先知傳述神的不同意旨(「先天」與「後天」之別)。又想到佛教透過判教來調和不同時代不同教派的主張,將不同教義放到同一個框架內,不致佛教四分五裂,但同時又透過排序,將自己的主張放到最先進的位置。(也是「先天」與「後天」之別)。「道院」的做法實有不少相通之處。

走筆至此,介紹「道院」總有些別扭,別的宗教總得有個名字,但「道院」的宗教就是沒有名字,正所謂「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總得給個名字吧?愚見認為不如就叫「先天道教」?

 

以上是關於「道院」及其宗教的介紹,接着來會介紹「紅卍字會」

紅卍字會的「卍」字大家可能比較陌生,根據「認識道院  世界紅卍字會」一書中的解釋

「紅」色代表「赤子之心、光華燦爛」之意

「卍」字音「萬」,「代表吉祥如意、萬德彚集,大正中至」

「卍」字外形,代表「四面八方、無遠弗屆、運行不息」。

「卍」字運轉,依宇宙星球運行法則(逆時針旋轉),快速運轉時,外形似O,代表圓滿和諧,周而復始」;動靜相宜。

 

「紅卍字會」的宗旨在於「濟世救人,安定社會,促進世界和平」。在「道院」的教條中,「道不離慈、慈不離道,道慈並行」,「吾人行慈,直接的是為度人,間接的是為自己種慈因求善果、進一步言,生前求精神安適,死後求性靈不減。」,因此可以說,在「紅卍字會」中「行慈」也是修行的一部分。

香港「紅卍字會」在二戰前曾成立深圳難童訓育院及屏山慈幼院,收養孤兒。二戰時組織華南救濟隊,救援戰場中的傷員。直至現時亦有提供西醫義診。

「紅卍字會」位於銅鑼灣天后廟後方(皇道道25號),共三層。紅卍字會的建築以中式為主,融合了西方及回教建築特式。 例如三樓的騎樓為西式設計,但二樓的騎樓為中式設計。建築內部的花紋有回教的連珠紋,天花板是西式的,但亦有不少中式花紋。

會址地下是辦公室及西醫部。二樓是會議室及會眾的龕堂,三樓則是修道場所及神壇。神壇有至聖先天老祖的畫像及各種供奉用的器具。二樓及三樓皆有不少扶乩而來的訓示或畫作。頂樓則有南光亭。

紅卍字內不少地方不許攝影,故此照片不多。若再有紅卍字會的導賞或開放日,各位記緊把握機會。

參考資料

《認識道院  世界紅卍字會》:王世永著

http://hkrss.org/Reference/Reference6.pdf

《16分鐘改變您的一生 – 探索先天靜坐的奧妙》:朱印川原著、王世永重新改寫

http://hkrss.org/Reference/Reference5.pdf

《大道之本  五教同源》:世界紅卍字會台灣總主會出版

http://hkrss.org/Reference/Reference2.pdf

《世界紅卍字會史料匯編》:世界紅卍字會中華會編

http://hkrss.org/Reference/Reference1.pdf

東瀛道慈月刊第三卷第一號附錄

《道慈問答  院會組織概要 合篇》:曹承度、陳昭X、馮辰正著 (見下圖)

 

[foogallery id=”5777″  attachment_ids=”8383,8380,8379,8378,8377,8376,8375,8374,8373,8372,8371,8370,8369,8368,8367,8365,8364,8363,8362,8361,8360,8359,8358,8357,8356,8355,8354,8353,8352,8351,8350,8349,8348,8347,8346,8345,8344,8343,8342″ sort=”title_asc”]

 

 

July 2018

參考書目更新

Tags: , , , , , , , , , , , , , , |

這大半年少了更新,原因不是攝影的時間少了,而是再次找到喜好的書種,專心讀書,攝影外的暇閑時間便大大減少,以致缺乏寫文章的時間。既然沒有讀者催稿,倒不如放緩更新,做喜愛的事情。

建立「香港風物志」的最大收獲,不是學到如何建設網站,不是能夠將自己的照片公諸於世,反而是現在這種放工後能夠提起書本,靜心細讀的生活。筆者讀書時成績不算標青,卻每每不思長進,勤力苦讀課本,而是把大量時間花在「無用之書」上。中學準備高考的同時,讀《四書》、《荀子》、《莊子》、《老子》、《韓非子》。考上大學了,主修經濟學,同學都在想怎樣找到好intern,攞好grade既時候,我卻迷上神學、哲學、宗教研究、文化研究、社會學,不務正業旁聽神學院、宗教研究的課堂不止,還去讀哲學史;康德、叔本華、斯賓諾莎、休謨、胡塞爾、柏拉圖等等哲學家原著的譯本,以及數不清的神學、文史哲書藉。埋首苦讀,不問世事,可說是我讀大學最快樂的日子了。

畢業後,雖然第一份工不算辛苦。然而放工後可沒有精力讀哲學書了,讀得懂、有喜趣的神學、社會學書藉在大學時又看得八八九九,結果一段長時間都沒有再讀太多學術的書藉。大約工作一年多,適應了上班的作息後,才開始久不久讀上一本學術書。當時面臨的問題是找不到足夠多有趣的書,往往看完手頭上的書,又要一頭半個月後才再有書讀,經常處於書荒的狀態,也就沒有太多動力用功讀書,不然一下子把書都看書,反而更為苦悶。

就是在這個間歇性無聊的日子,人工漸漸上升至生存以上的水平,有足夠閒錢容許我把老舊的菲林相機替換掉,再添上數枝新鏡頭,便決定重捨攝影的興趣。「香港風物志」誕生了,老實說,最初我構思網站時,並沒有打算做甚麼研究,寫甚麼文章。只是想發掘香港隱藏的旅遊資源,好讓我打發閒暇,減少書荒之害。但是發現光有照片網站是不可能被Google搜索到的,只好多多少少,為每輯相做點解說。身為文人,既然要寫,就不能流於俗套,將資料左抄右抄,呼衍了事,所以每寫一篇,都盡量寫出點新意。然而學識所限,要每篇文章都達到這個要求實在不易。為了補救,便開始了搜集與香港文化歷史有關的資料、書籍,既有助計劃攝影地點,亦能夠增加對香港的認識,慢慢竟然培養到讀香港研究書藉的興趣起來,漸漸增加閱讀的時間,但這時還沒有多少影響到「香港風物志」的更新,因為書籍之間都沒有甚麼聯繫,不會說看完一本就想立即再看一下本,加上都是中文書藉,也不算很學術,不用花太多時間,倒是能平衡讀書與「香港風物志」的更新。

直至上年的書展,在中文大學的攤位上看到Watson及Rubie S.的《鄉土香港:新界的政治、性別及禮儀》的中譯本,立即就迷上了書中對新界傳統文化的人類學研究。更令人興的是這本書有少量的文獻回顧,且附有詳盡的參考書目,這是絕大部分中文書所缺乏的。因此順藤摸瓜,便開始閱讀其他人類學家,歷史學家的英文著作。只可惜的是筆者英語水平不足,讀書進度緩慢,到了此時仍有長長的待讀書目。故此實在抽不出太多時間寫作。

 

這三年外出攝影的地點

[mla_gallery mla_alt_shortcode=gallery unitegallery=”Column” ids=”4535,4536,4537″ order=”ASC” orderby=”ID”]

最初設計「香港風物志」時,準備了參考資料的一頁(見右上角參考資料  或  https://www.explorehk.net/reference/),然而未有定期更新,趁着書展完結又添置不少新書的機會,便一併更新了參考書目。總體而言,中文書多是我的藏書,而英文書則從圖書館中借得。

 

這書目裡面的,我尤其推介人類學的著作,包括

Freemen的Chinese lineage and society : Fukien and Kwangtung;

Baker的A Chinese Lineage Village Sheung Shui;

Watson, Rubie S的Inequality among brothers : class and kinship in South China;及Village Life in Hong Kong: Politics, Gender, and Ritual in the New Territories (有中譯本:鄉土香港:新界的政治、性別及禮儀)

Watson的Emigration and the Chinese linkage : the mans in Hong Kong and London

David Faire的the structure of chinese rural society: lineage and village in the western new territories ;

Potter的Capitalism and the Chinese Peasant: Social and Economic Change in a Hong Kong Village

這機本書藉皆以新界鄉村作田野研究的地點,研究對象包括新田文氏、上水廖氏、屏山鄧氏、廈村鄧氏,從這些研究中能夠解到舊時中國傳統社會的宗族組成、運作、族人/宗族之間的關係,宗教儀式的社會性等等。即使這些著作都是60-80年代的出版,但目前中文寫成的論著亦然未能夠介紹/反映這些研究的成果。要了香港傳統鄉村運作,仍然要靠這幾本書。

除了書本以外,這次更新亦襄括了數十個以香港為主題的網站,在不同題材方面都是頗有用的參考資料。

寫「香港風物志」的另一個副作用,是外出旅遊的意欲意外地大跌。當每天放工後都能夠學習新的知識,而每個周末都像旅遊般四處發現新事物事。還有甚麼需要到外地尋找新體驗呢?香港這個彈丸之地無聊,實在有極為豐富的文化、歷史、生態、社區(各個社區的人與故事)旅遊資源,各位看倌,多多留意你所居住的這個城市,四處走動一下,定能有各種有趣的發現。